Зубные щетки Revyline RL 015 – новый взгляд на гигиену полости рта

Компания «Ревилайн» представляет новинку 2021 года – звуковые щетки RL 015. Мощные устройства с гибкой настройкой помогут в профилактике кариеса, зубного камня, пародонтита, пародонтоза и гингивита.

Для ежедневной чистки зубов можно использовать самую обычную щетку. Однако для качественного ухода нужно соблюдать правильную технику чистки и уделять внимание всем участкам полости рта. Вместо того, чтобы чистить зубы вручную и крутить в ладони ручку щетки, можно использовать современные звуковые модели. Всего за 2 минуты работы щетинки электрической щетки совершают столько же движений, сколько обычная мануальная – за месяц!

В 2021 году бренд «Ревилайн» выпустил инновационную зубную щетку RL 015. Устройство создано на базе популярной модели RL 010, но получило более мощный аккумулятор и эргономичный дизайн.

В Revyline RL 015 на выбор представлены 5 режимов чистки: повседневный, отбеливание, полировка эмали, ухода за деснами и уход за чувствительными зубами. Каждый режим можно настраивать в 3 уровнях интенсивности. В общей сложности зубную щетку удастся регулировать в 15 комбинациях - каждый пользователь найдет свой режим. Переключать режимы легко прямо во время чистки одним пальцем.

Частота колебания щетинок в модели достигает 40 тыс. в минуту. Щетинки совершают выметающие движения, тем самым размягчают бактериальный налет и устраняют его с зубов, мостов, коронок и брекетов. Придерживаться определенной техники чистки не придется – зубная щетка самостоятельно разбирается с налетом. При сильном надавливании устройство выдает сигнал во избежание травм десен.

Новинка работает на аккумуляторе повышенной емкости и нуждается в подзарядке раз в 90 дней! Для зарядки в комплекте есть беспроводная база и кабель USB для питания от внешних устройств.

К основному блоку прилагаются 3 сменные насадки с разными маркировками. Можно купить одну зубную щетку на всю семью. В подарок покупателям – стильный чехол из экокожи для перевозки устройства и насадок. Заказывать Revyline RL 015 можно в белом, розовом или черном дизайне.

Официальный сайт производителя - https://revyline.ru/. Телефоны - 8(495)181-20-00, 8(800)775-38-49. Электронная почта - sale@revyline.ru.

Адрес филиала: г. Москва, Щелковское шоссе, д. 3.

Оценка: 
Голосов пока нет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让自己融入绿色的海洋中,修身读书阁【导读】寨寮溪风景区内形形色色的山岳溪谷间,更遍布着不少多姿多彩、象形肖物的厅岩幽洞。我们将要观赏的龟洞、银洞、水帘洞、仙人洞等等都是其中的典范之作。  让自己融入绿色的海洋中―――采风随感    各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导游小钟,希望大家能直称我的小钟好了,这样能亲切很多.跟大家在一起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带领下玩得能非常的尽兴.我将带领大家观赏美丽的寨寮溪风景区.现在由我来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景区的大概:寨寮溪风景名胜区位于瑞安境西部飞云江中游流域,距温州市区82公里,广济读书阁,由寨寮溪、九珠潭、龙潭、花岩、漈门溪、回龙洞、银洞、腾烟瀑、甘漈等景区组成,树海读书阁。以清溪秀谷、潭瀑成串、滩林蜿蜒取胜。具有浙南山村田园风光,且尚保存不少古刹、旧观、古村落及革命胜迹。属浙江省级重点风景名胜区……    是啊!这次我们老年大学摄影班采风,走进了久闻其名的寨寮溪。如今当我身临其境,感到格外亲切,果然不错!了解到寨寮溪风景区处于洞宫山脉的南侧,是南雁荡山的余脉,属于浙南沿海丘陵地貌,大部分是低中山丘,峰峦绵亘,精彩读书阁0,溪流纵横,幽谷滩林处处。这多样的地形地貌,构成了丰富的自然景观。    我们沿着陡壁栈道,步步登临,南有玉女谷和九珠潭景区,东有龙潭和回龙涧景区,西有飞云湖和漈门溪景区,北有腾烟瀑景区,东北有花岩景区。    一路风光无限,尽收眼底,寨寮溪的溪流,蜿蜒曲折,时湍时缓;溪而依山顺势,忽开忽合;溪水碧波荡漾,清澈明净;溪畔绿洲石滩,竹树摇曳;两岸群山逶迤,翠谷纵横,既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田园风光,又不乏浓郁的浙南山乡野趣。据云寨寮溪有四灵,四灵是花岩叠翠、九珠凝碧、寨寮溪秀、漈门筏趣,是也。    行至山半腰,树海读书阁,这时已全身出汗,在山风习习中,树海读书阁,一身舒畅,顿觉心旷神怡!看幽谷清悠的寨寮溪水,潺潺流畅,精彩读书阁,一路飞瀑,不时有水雾漂来,更带给了人们全身的清凉。看流为清溪、储为碧潭、悬如银河、泻如烟雨。银瀑碧潭是寨寮溪的一大景观,尤其是瀑潭奇观,堪称一绝。这里潭上有瀑、瀑上有潭,变化多端,各具特色。有的瀑似蛟龙,树海读书阁,飞流直下,潭深水急,声如雷鸣,金门读书阁;有的瀑如是腾烟,旋转飘散,孔子读书阁,潭幽水碧,金霏读书阁,晶莹剔透;有的瀑像银练,阶阶滑下,潭如明珠,错落有致;有的瀑似彩虹,奇美绝妙,神秘莫测……溪水充沛,终年不涸,四季可赏,实有“寨寮归来不看潭”之美誉呵!    寨寮溪风景区内形形色色的山岳溪谷间,更遍布着不少多姿多彩、象形肖物的厅岩幽洞。我们将要观赏的龟洞、银洞、水帘洞、仙人洞等等都是其中的典范之作。岩洞外,树海读书阁,山野菊花璀灿,开得烂漫;怪石边,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滑,好部一派秋光艳阳天。    寨寮溪丰富的植物资源,更是令人惊叹,树海读书阁。生长茂盛的植物,郁郁葱葱,万木竞秀,百花争艳,云蒸霞蔚,扑朔迷离,为风景区平添了绚丽的色彩。四季皆有景觋,各具特色。每当春回大地时,苍山吐翠,山花烂漫;夏季,浓荫蔽日,郁郁葱葱;金秋,层林尽染,野果流香,金门读书阁;冬日,苍山素裹,分外妖娆,金霏读书阁。    寨寮溪气候温暖湿润,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年平均气温28℃左右,孔子读书阁。四时朝暮、阴晴雨雪、山岚云雾,这些因天气运变而产生的自然景象,给寨寮溪的山山水水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九珠潭是杭山谷底山溪中九个碧潭之合称。宛若一串晶亮圆润的翡翠,错落有致排列在不到200米的沟谷中,自高处俯瞰,甚像白练飘拂,水雾临空。    龙潭位于龙潭山麓,循溪水,峰回路转,即见龙珠潭、龙舌潭、龙口潭、白龙潭等景点。潭潭相连,潭上有瀑,瀑以潭名。龙口潭瀑落差近30米,岩背开一缺口,涮漱落入潭中。白龙潭瀑30米从高山崖背涌出,烟雾腾跃,实是壮观。    五云山又名卧云山,因山高(1026,树海读书阁.3.6米)常现五彩云霭而得名。有东岗观日、龙门云海、南国雾淞等景观,孔子读书阁。南部山顶,华闻读书阁,有一块长200多米,宁静读书阁。宽80米的林间平地,曾是刘英、粟裕率领的红军挺进师的驻兵操练场所,铭华读书阁。皆以奇峰环绕、峪谷狭长、树木茂盛、岩石相错、流水潺潺、宁静清幽为特色,如同淹没在绿色的海洋里……    我想,自古以来以水为美,仁者居山,智者居水,以山水升华居住,和谐为本,现代社会的人们,精彩读书阁,整天奔走在钢筋混泥土之间,久居闹市,身心疲惫,树海读书阁。喧嚣的城市,马路上车水马龙,喇叭争鸣,树海读书阁,汽车尾气喷发,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的竖起,绿地却在日益减少&hellip,爱看读书阁;…    你看,那巨大的树冠,就象绿色的天幕,遮天避日的展现在头顶;树干上缠绕着苍劲斑驳的枝藤,寄生着不知名的花草和老蕨;大树的下面交织着藤棘、野草、野花……;裸露的树根上青幽幽的铺着片片青苔;不时可见长满苔藓卧倒在树林中的枯死老树;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鲜花、野果、新枝嫩叶的清香与腐朽落叶的霉腐相混杂的气味&hellip,爱看读书阁;&hellip,华闻读书阁;;林间脚下溪水潺潺,独木桥上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回头只见欢畅的溪水犹如一条玉带镶嵌在碧绿的帷幕上;参天古树耸立面前,抬头仰望藤条高悬,树海读书阁,透过枝桠的空隙看见的天空仿佛并不遥远……连绵的雾气,时浓时淡,使森林更显得苍古幽深、神秘莫测,使人恍如走进了童话王国……该多好啊!    让自己融入绿色的海洋中去吧!多为自己活着,尽量少在乎别人的议论,为自己的健康、美丽、思想、心灵每天多存一张支票吧。【责任编辑:怡儿】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心安是福茶有两种状态:或浮或沉。品茶有两种姿势:拿起,精彩读书阁,放下。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是天地乾坤的禅。世间万物,金霏读书阁,没有什么比轻轻拿起和安安放下更大的修行,爱看读书阁。生活中常常就遇到自己不想做的事,树海读书阁,处于为难的时刻。这个时候答应不答应别人就成了让自己烦心得不行不行的事。比如借钱,比如帮忙……我最近遇到的是借东西。一位病了许久的老人借小宝的理发剪剪头发,宁静读书阁。被问到的那刻心里很是不舒服,不借,一个小小的东西,借理发剪跟剃须刀一样,树海读书阁,万一有个痘痘破了,就是血液的问题,树海读书阁。关键的关键是一位不治之症的老人,铭华读书阁,就算不要还了,这当妈的心里也怪不舒服的,树海读书阁。想了一刻我就立马决定,广济读书阁,去买一个送给老人,说以后用着方便。老公第二天提起此事,说这样真行,省得不借咱心里老觉得过不去,借了也心里不踏实。没有什么比自己心里踏实更重要了,树海读书阁。无独有偶,买理发剪的当天,精彩读书阁0,好友电话里聊着心烦。说领导安排个自己份外的活,金门读书阁,本来自己已经很忙了,树海读书阁.3,就说真没时间。结果第二天领导因为别的事训了她,她感觉是因为这个事故意的。我说:“那样的活,一晚上加个班就出来了,与其你这样战战兢兢,疑心疑鬼,忐忑不安的过好几天,树海读书阁,还不如累一下就好了。份内份外的吧,干了有多大亏吃,孔子读书阁?身体的累比心灵的累好受多了。”心的累积多成病,身的累只要不过是很快满血复活的,孔子读书阁。不要在乎该不该,对不对,凡事心安即是天堂。“我生本无乡,金霏读书阁,心安是归处”。如果把自己的心摆在一个不安定的位置,爱看读书阁,整日胡思乱想,树海读书阁,担惊受怕,那背负的这个压力会越来越重。周围已经听到不少的抑郁病患,抑郁病不是独他遇到了难以想像的问题,是遇到了问题不懂得排解,修身读书阁。积水成渊,华闻读书阁,最后害了自己,精彩读书阁。人生路上,处处都是分支,金门读书阁,也许对也许错,对对错错,支负盈亏里我们应该学会的是用一颗感恩的心看待万事万物,用一颗善良的心滋养自己的灵魂。大的问题小的问题,只要保持着心的安定,孔子读书阁,就有踏实的觉睡,树海读书阁,就有一碗吃起来香甜的饭,那所有的就都不是问题。一年有四季的更迭,华闻读书阁,心念有生住异灭的起伏,身体有生老病死的轮回,没有什么值得我们 太过执着。记得在哪本书里看到这样一句:所有的优秀和出类拔萃都抵不过自己内心的认可,树海读书阁。还喜欢木心的这句“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让心归真归位归家,让我们的心轻松舒服柔软安定的躺在我们的灵魂里,一如我们的身躺在自家沙发上,随意舒展的模样。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酒后无题读经活动刚刚结束,大头盼带着弟弟妹妹和大家一起聚餐。这家伙不自量力,没酒量又贪杯,三杯下肚就烂醉如泥。 人生千姿百态,酒后的醉态也是风情万种。有人酒后吐真言,有人酒后胡言乱语,还有人醉后羞答答象个淑女。大头盼就相当另类,她酒后说反话,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手说成脚,把卫生间说成厨房,树海读书阁,把水缸说成马桶。这还都是些小玩意,要命的是她竟然开了个国际玩笑,把美法两国的第一夫人也给颠倒过来。布丽吉特变成特朗普夫人,老妻配老夫,顺眼乎?般配乎?梅拉尼娅变成马克龙夫人,女模配帅哥,养眼么?还真搭配得让大家心服口服。嗨!张冠李戴!乱点什么鸳鸯谱。 一阵胡纠蛮缠之后,大头盼醉熏熏转到刚刚结束的经典学习的话题中来,还是反着来:“人之初,性本恶,树海读书阁。性相远,树海读书阁,习相近……人教子,惟一经。吾遗子,金满簚……勤无功,金霏读书阁,戏有益……啊哎~你们,铭华读书阁!不~肯~操练~灵性的~的人啦,遵守律~律法有什么用处呢……” 我看了看她身边未成年的弟弟妹妹,突然觉得此言危矣,赶紧说:“大头盼你喝多了说错了。事实正相反,不肯操练灵性的人,一定要记得遵纪守法哟。否则天下大乱,国将不国。而在灵性方面有操练的人,律法就刻在他的心中,他服从良心的平安就可以。并且,在良知指引下的行为,是远远超越了律法所要求的范围。如果每个人都如此的超越,如此的顾到良心的声音,则天下太平,法院关门,警察下岗哟。” 两小家伙笑得前俯后仰,大头盼却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无奈力不从心,倒头就睡。 说点题外话,在现实社会中,有人行善即使是为自己做广告,树海读书阁,那也不违法,那也很正常。因为正能量应当得到发扬光大。再说人生在世,谁不想有所作为,借此机会提高一下自己企业的知名度,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我们小时候学雷锋,弘扬拾金不昧的精神。可有的家伙为了追求效益,确切的说是追求虚荣,干脆把自己零花钱上交给教导主任,谎称是半路上捡到的,华闻读书阁。从而荣获一顶“拾金不昧”的高帽子。这就不妥,这就是人品有问题。 但那灵性深厚的人,他既深谙“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树海读书阁,也深深晓得“左手施舍不让右手知道”的准则,金霏读书阁。在助人为乐的同时,既不追求从人来的荣耀,也不会忘记顾到对方的尊严。应该说他在这方面是更上一层楼,是超越的,树海读书阁,超越物质世界的羁绊,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回到主题,律法的功用在于叫人知罪。由于人都不那么自觉,多少带着叛逆的性情,少有人会听从良心的声音,所以就需要通过外在的条例来规范行为。 比如,树海读书阁,在旧社会一夫多妻是合法的,爱看读书阁。到了新中国,法令出来了,一夫多妻是属于重婚罪。事实上,在重婚罪名成立以前,人们内心的最深处早就觉得一夫多妻是不妥的,只是不愿意听从良心的声音。人都喜欢我行我素。 一夫一妻律法的颁布,是听从人类良心的呼声,是顺应人类文明的发展趋势。 再比如,文化大革命期间,孔子读书阁,造谣诽谤诬蔑,全不当一回事,家常便饭也。但是改革开放以后,以上那些言行渐渐构成了精神伤害罪,情节严重的话,是要坐牢的。于是乎人们知道骂人也是罪,造谣也是罪。事实上,树海读书阁,在此之前,华闻读书阁,人们的潜意识里早就知道骂人不妥,只是堕落的天性喜欢放纵自己,树海读书阁.3,不愿意听从良心的声音。所以,设立精神伤害罪这一法规,也是回应人类良心的呼声。 我们日常看到一些惯犯,就是那些悔而不改,频繁进出劳教场所的人。我们感叹律法无能律法无用。其实,律法只是工具,问题还是出在人身上,精彩读书阁0。 我们也看到一些正面例子。某某坏蛋在劳教期间遇上好警官,这警官时时动之以情,处处晓之以理。在种种善言善行的感化下,金门读书阁,这家伙终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而那些越劳教越坏的人,往往都是在管教期间挨打受骂,受尽侮辱和藐视,待他们刑满释放,社会又拒他们于千里之外。这就很容易导致某些人破罐子破摔。 雨果<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是个穷苦的倒霉蛋。他偷了一个面包,却蹲了十九年的牢狱(期间因越狱而加刑) ,修身读书阁。漫长的苦难硬化了他的心肠,使他对生活充满仇恨。直到他遇见卞福吕主教。只有主教大人接待了他,把他当做人看待,并且称他为兄弟。 可是冉阿让贼心不改恩将仇报,竟然半夜起来偷走了主教家里惟一值钱的东西~~一副银餐具。当警察押着冉阿让回到主教的住处时,孔子读书阁,垂头丧气的他想到的又是牢狱之灾,却没想到主教大人竟然以德报怨,对警察说那银餐具确实是他送给冉阿让,并且还拿出一对烛台加送给他,语重心长地说:“冉阿让,我的兄弟,你现在已不是恶的一面的人了,你是在善的一面了,精彩读书阁。我赎的是你的灵魂,我把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拯救出来,交还给上帝。” 主教那天使一般的面光,在罪人心里播种下善良的种子,等待着日后生根发芽。 这次从主教家里出来的时候,孔子读书阁,冉阿让再次犯罪。他凶狠地抢夺一个扫烟囱小男孩的一枚钱币。他听着小男孩的哭声渐渐远去直到消失,他那颗被撒旦俘虏已久的灵魂瞬间苏醒了过来,终于流下浑浊的眼泪,那是他十九年来的第一滴眼泪。此刻他的心肠彻底软化了,从此以后他默默地走上慈悲又伟大的义路,一条撒满人性光辉的荆棘路…… 我们把目光从遥远的悲惨世界挪开,回到现实中来。 话说✕&#10005,金门读书阁;✕这个反面大人物,她在史无前例的内乱期间害惨不少人。她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摧毁了一大批国家精英,断送了无数栋梁之材,导致经济萧条民不聊生,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大家都说她比武则天心狠手辣。 人在髙位,权欲膨胀。这是她个人素质方面的最大问题。除此之外,大概也有那么一丁点环境因素吧?你看当年她的周围,那些大人物的夫人,又是名牌大学出身,又是年轻漂亮。而她,一个过气又离过婚的戏子,一个有争议的女人,并且也不是被现任丈夫很看好的一个更年期妇女。本来心理就不平衡,再加上旁人有意无意间的藐视,是不是导致她后来疯狂的报复,宁静读书阁?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 至于公报私仇祸国殃民,睚眦必报殃及池鱼,当然不可取也!做恶的人必然自取灭亡,爱看读书阁,遭受律法的严厉制裁。 但那灵性深厚的人,是不讲报复的,他能大事化小,精彩读书阁,小事化了。他经得起被藐视,他的良知是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始终守护着心灵的家园,没有什么东西能摧毁这一道灵魂的保障。 偏见无处不在,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偏见,就有藐视。律法不害人,偏见害死人。 古人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看是消极,实则积极。遇见纠纷的人事物,你若拿不出快刀斩乱麻的气魄,树海读书阁,那就逃避,广济读书阁,惹不起还躲不起? 不小心误入某个纷争结党的微信群,那就赶紧删除退出 (群主们莫误解,有的微信群是因为闲置已久怕耗流量,我才退出的,事实上你们是好样的) 。千万不要落在其中越陷越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不见为净。卸载一切的累赘,好让人生轻装上阵。 夜,深沉了,月牙儿羞答答地挂在天空,象童话世界里一艘弯弯的小船。大头盼反穿着睡衣躺在弟弟妹妹的脚边呼呼大睡,梦中还说着酒话,还是反话:这回月亮变太阳了,法国的第一夫人变成伊万卡,而特朗普夫人变成希拉里…… 我恨不得一脚踹醒了她。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祝愿大姐夫再跃“一个九”&nbsp,华闻读书阁;&nbsp,精彩读书阁0;&nbsp,树海读书阁;   91岁的大姐夫精神矍铄、性情开朗、待人热情。他每年外出一二次旅游,精彩读书阁;参加几次亲友宴请;清晨傍晚在公园锻炼。生活俭朴、按时就餐、准点休息,树海读书阁,生活有规律,还照应比他小十岁的大姐,树海读书阁。      我兄弟姐妹7人,广济读书阁,我是排行老六,爱看读书阁,前年已退休,现在原单位反聘,工作比较轻松,因此时常怀旧。昨夜一梦,见到大姐夫,他还是那样身板硬朗、笑容可掬、热情火爆。——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艰难岁月里他对我家的贡献,感激之情油然而生,触动了写作激情,现把大姐夫的事迹略叙一二,与五六十年代朋友们分享。  &nbsp,孔子读书阁; 在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江苏苏北农村和全国一样,经济匮乏,物质条件极差,所有农家都处在饥寒交迫的死亡线上。我们当地举家外出逃荒的不计其数,周边饿死人的事件时常发生。我家人口众多,劳力又少,食不裹腹、衣不遮体,贫困交加。父亲除干农活外再做点小生意,但收入微薄,不足以支撑这个大家庭的重负。加之母亲因饥饿得了浮肿病常年不能劳动。因此,幼小的弟弟和我所需的奶糕、奶粉和全家人的口粮钱都没有着落。在这几个关时期,树海读书阁,是靠大姐夫全力支持,他定期向我家寄钱。其实,精彩读书阁,大姐夫家也有几个孩子,生活并不宽裕,资助的钱也是从他们生活费抠出来。如果不是他们支持,弟弟和我不一定能养大,全家人也难以度过大饥荒。    大姐夫不仅对我家有恩还是我的救星。上个世纪70年代,树海读书阁,虽然食能裹腹但遇到病患还是很难解困,金门读书阁。我被当地医院诊断为“脉管炎”,在家服用土医生自制的“中药”,病情日益加重,树海读书阁,体重急剧下降,生命垂危 ,金霏读书阁。父亲想带我到南京、上海大医院诊治但囊中羞涩。这时又想到了大姐夫。于是,父子二人乘车到大姐夫单位说明来意,大姐夫二话没说给了一百元(是他近两个月工资)。后经南京和上海二家医院诊断,结论基本相同,修身读书阁,排除脉管炎,铭华读书阁,属于微血管循环不畅的常见病。仅配点中药让我服用调理,树海读书阁。很快原来站立时腿麻发紫症状基本消失。其实我很清楚,并非真的神药治好,而是我的心理作用造成的,当时听说不是可怕的“脉管炎”,浑身感觉突然轻松起来。原来是庸医害人,他诊断我是“脉管炎”几乎就给我判了死刑,精神崩溃、沉重的包袱如泰山压顶无法支撑原本壮实的身体。如果不是大姐夫出手相助也许我的小命早已丢掉了,树海读书阁.3。在计划经济年代,所有的生活必须品包括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布料以及香烟、火柴等均要计划供应和分配。而大姐夫时任农场供应科科长,他廉洁自律、秉公办事、不谋私利。无论与他什么关系都是一视同仁。厂长想找他买块手表、亲戚想找他买台收音机、同事想找他买包香烟等都被他拒绝。他在职期间没有为领导、家人和朋友办过一件不合规的事。因此,农场人便送他一个绰号,叫“卢大板”。正是有这个不雅的“绰号”场党委才特别信任他,在这个人人眼红、个个想挣的岗位上干了十几年。&nbsp,金门读书阁;   大姐夫常年以来一直保持生活朴检的优良作风,他是处级干部离休,每月养老金万元,但他从未穿过高档服饰,金霏读书阁,从不吃高档补品,什么山珍海味与他无关。每日自己到菜市场选购,大多是青菜、萝卜、豆腐和黄瓜之类的蔬菜,鸡鱼肉蛋很少买。烧菜做饭一手全包,烹调水平还不错。我们常常跟他开玩笑,离休干部的待遇、下岗工人的伙食。他最爱这样平淡的生活,爱看读书阁。晚上步行3公里到另一住宅休息全当散步遛弯。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从不间断。    大姐夫去年还参加我“父母百年祭典活动”。在他岳父母坟前也磕了三个响头,真诚祭拜;在“颂扬会”上教导所有晚辈们,不要忘记父母大恩、生活切莫奢侈,保持朴素情怀;教育好自己的子女不但要成才,还要培养他们的道德情操。与会的30多人都聚精会神聆听他的教诲。大姐夫还是一个老革命,曾经参加过解放战争多次立功受奖。也许是经过战争的洗礼造就了他优良的品格,孔子读书阁。他一生忠于党,他常跟我说,再活二年就满足了。我问为什么?他笑着说:“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啊,我已有七十多年党龄,如果再能参加党的百年生日大庆是多么荣耀和自豪”。我鼓励他说: “你已跨越十个九年了,华闻读书阁,再跃一个九年,超过百岁大关没问题”。他笑了,笑的很得意,宁静读书阁,笑得很灿烂,孔子读书阁。   &nbsp,树海读书阁;&nbsp,树海读书阁;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情伤,华闻读书阁  时间在慢慢的消逝着,金霏读书阁,  烟雾弥漫的空气中,树海读书阁,  看不到人的模样,树海读书阁,  一双扑朔迷离的眼,宁静读书阁,  扑闪着,广济读书阁,  想从这烟雾中寻觅点什么,精彩读书阁0?  近在鼻息间的香水味,精彩读书阁,  随着一阵风远走了,树海读书阁,  地上的烟蒂,华闻读书阁,  一闪一闪,精彩读书阁,  像要堕落的星,铭华读书阁,  更像一闪即逝的灵魂,树海读书阁,  暗淡的光,树海读书阁.3,  从迷离的双眼中  折射出最后一丝光芒,树海读书阁,  身子却在慢慢倾斜,修身读书阁,  倒下了,树海读书阁,  躺在一闪一闪的烟蒂中,树海读书阁,  微微颤抖着,树海读书阁......  静止了,孔子读书阁,  思绪随着那阵香,爱看读书阁,  四散开去&hellip,孔子读书阁;&hellip,金门读书阁;  我想--  情伤应该比烫伤更伤吧……【责任编辑:暖暖】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屈原岂做“性”典范,孔子读书阁?一条微博不敢看,孔子读书阁,屈原是位同性恋,金霏读书阁。自投汨罗非爱国,铭华读书阁,而是失恋寻短见,树海读书阁。几位专家有论证,精彩读书阁,倡议端午把名换,华闻读书阁。改成同志情人节,宁静读书阁,此言有点像扯淡,树海读书阁。往事穿越几千年,爱看读书阁,如此翻案为哪般,树海读书阁?古为今用岂不好,树海读书阁.3?是非不必深究探,金霏读书阁。爱国典型人可学,金门读书阁,莫将性爱当吃饭,树海读书阁。千古楷模有几个,树海读书阁?屈原岂做性典范?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故乡的风 我的寂寞,广济读书阁&nbsp,树海读书阁;&nbsp,树海读书阁;&nbsp,精彩读书阁;  风携着我的寂寞回到故乡  看见了故乡的山  故乡的水  风把山吹绿  于是寂寞漫山遍野地开放着成长的故事  风在水面走过  于是寂寞在岁月流淌中愁  皱纹透明着我的心情  寂寞在故乡的街道上飙风  前面是隔壁大叔的运输车  飞速的车轮催化了我步伐的速度  终于看见了老家  房子还是那幢房子  只是少了欢声笑语  窗户还是那几扇窗  只是多了蛛丝虫迹  蹑手蹑脚踮步走进那再熟悉不过  却锈迹斑斑的家门  双亲热切的眼神  拥抱着期盼  那被风霜侵染得渐白的发丝  垂露着无奈  加快了脚步  不敢回头  寂寞得快忍不住掉泪  来到后园  看见满园春色  风却惆怅地徘徊  希望明年春天  我再次回来  定要让这里  布满幸福  洒满阳光  开满鲜花  斟满酒花【配曲】:古筝 梦里水乡【责任编辑:紫极】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路人 旧情人,宁静读书阁  礼拜天带孩子去海洋生物馆,精彩读书阁,初冬的天空是那种洁净的蓝,蓝到几近透明。几片若有若无的白云,树海读书阁,悠悠飘过,轻薄的如一块白纱,爱看读书阁,清逸飘渺。中午的阳光和着微微的风暖暖的扑在身上,广济读书阁。大街上车流不息,人来车往,铭华读书阁。有次序的拥挤着往前行进,又像一条色彩斑斓的河流,缓缓的流动着。    我们一家行走在花砖铺就的小路上,树海读书阁,女儿牵着儿子的手欢快的跑在我们前面,金门读书阁,在高高矮矮的人群中,她们俩像一对快乐的小兔子。儿子不时回头催促我们:“妈妈,华闻读书阁,你们走快一点好不好,华闻读书阁!”因为他要着急去和鲨鱼零距离接触,拉着姐姐的手一直在屁颠屁颠的奔跑。我挽着老公结实的手臂,看着孩子可爱而小巧的身影,迎着暖暖的阳光,精彩读书阁0,心中升腾起一种满满的幸福,恬淡而安然,真切的满足着。    此刻,精彩读书阁,在我眼睛微侧的余光里,树海读书阁,一名男子从我左侧的后方急匆忙行来。他匆忙的行走着,虽只是片刻的平行。我还是认出了竟是多年未见的前男友,树海读书阁,时过经年,曾经俊朗的脸也不再年轻,树海读书阁,他步履匆忙的超越过我们,身子微微的前倾,一只手里提着青菜,另一手拎着包包。从我的身边一闪而过,手里提着的青菜因步伐的匆匆而枝叶乱颤。留给我的是一个略显沧桑清瘦的背影,树海读书阁。逐渐消失在人群中,再也找寻不出来。    有时候一段感情真的脆弱,抵不过一个美丽的眼神,一份貌似安稳的工作,或者一个富足的家世,爱看读书阁,还有一个有着权钱相拥的父亲,孔子读书阁。还记的那时哭的天昏地暗,肝肠寸断,也没能换得一个回望的眼神。海誓山盟如一缕空气飘散的不知了去向,再见面的场景也是设想过千百次,树海读书阁,也许会哭,会闹,孔子读书阁,会拥抱着不肯放手。    可是,树海读书阁,遇见了,金霏读书阁,仅仅是一个路人甲,树海读书阁。心也没有想象中的狂跳和激动,甚至连惊诧都没有。淡淡的,波澜不惊,修身读书阁,满腔的怨恨已经是烟消云散,曾经那般牵扯的疼痛也是没了知觉。他的苍老和年轻,树海读书阁.3,幸福与忧伤,痛苦与快乐,失败也成功都与我无关,没有关心,金霏读书阁,没有问候,金门读书阁,漠然视如路人,孔子读书阁。    诚然,以前是情人,现在只是路人甲,别无其他!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我的师傅王金荣(十二)  我的家乡上虞是新兴的江滨城市,市区框架拉得很大,巳有了三环线和四环线,修身读书阁。由于经济比较发达,树海读书阁,外来务工人员特别的多,跨地区的人员流动频繁之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况,树海读书阁。房屋租赁和房产买卖市场的交易和参与者空前活跃。因此百官市区的房产中介所大约有二百多家,布满了大街小巷,主要集中在恒利路、金渔湾和人民中路地段。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上虞的房产市场还处于萌芽状态,房地产交易主要集中在一手房上,二手房交易并不普遍,广济读书阁。而一手房是建设局与房管处的事,金门读书阁,与民间没有多大关系,树海读书阁。整个百官只有三家房产中介,一家是裘晓同、顾伟忠开的,另一家是鲍龙山开的,还有一家是谢百友开的,金霏读书阁。当年的房产中介也不是以买卖房产为主,而是以租赁房屋为主要经营内容。    1995年的年初有一天,孔子读书阁,王金荣师傅来到我家,当时他是通过我家旅馆服务员一位梁湖的华大姐介绍认识我的。他鼓动我开办一家房产中介所,而我是一个喜欢接受新思维的人,孔子读书阁,当即同意了他的提议,华闻读书阁,并从旅馆挤出了一间房屋置办了办公桌椅,由他全权负责房产中介所事务,树海读书阁。从此在我的人生中也就有了这位师傅,我也开始了一段房产中介的生涯。    最初的房产中介所是以不规范的形式存在的,虽然我办了一本个体营业执照,但没有房产经纪人资格证书,爱看读书阁,办公条件也相当简单,是一张桌子、一部电话、几把椅子,树海读书阁。实际上是从事房产信息服务或房产信息咨询服务并非是从事二手房买卖。    按照房地产中介行业规定,没有资质就不能从事二手房买卖业务,不过当年还没有资质一说。但收费标准已接受物价局规范,买卖房产收受双方售房金额的1%,租房是收受第一个月房租费的60%,看房费20元,由承租人支付。这点中介费上虞倒是二十年一贯制没涨价。    我的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书大约于1997年在绍兴市工商局会议室通过二天的学习和考试获得的,我记得当时学习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经纪人管理办法》等相关的法律法规。我是第一届考证,参加我们一届考试的上虞只有二个人,还有一位叫王琦的大学生,当时在阳光集团工作,树海读书阁。我的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书编号在上虞是001号,王琦的证书编号是002号,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书由浙江省建设厅、浙江省工商局颁发。    上虞的二手房市场一直到了第三届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书考证时,树海读书阁,才有了迅猛发展。参加人数激增,房产中介所也开始遍地开花,主导了上虞整个二手房市场。面对越来越多的房产中介和越来越激烈的房产市场竞争,上虞的房产中介公司服务手段日趋先进,80%的中介公司建立了房产网站方便了客户视频点击,网上交易,树海读书阁;实行了房地产评估、咨询、交易代理、按揭贷款、产权过户办理的“一条龙”服务,还开始了资产处理、销售策划、投资顾问等良性发展,精彩读书阁0。大大小小的房产中介公司和房产中介所真正成为了开发商和消费者、买方和卖方、业主和租户的重要桥梁,树海读书阁,推动着上虞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精彩读书阁。    房产中介行业是销售行业里仅仅次于传销的销售行业,里边包含着电话营销,实物销售,代理,孔子读书阁,合同,违约,纠纷等许多法律知识和业务知识。还有不少房子先天存在很多缺陷不是十全十美,而购房人却总希望找到完美的房子,这就需要房产中介的经纪人来弥补房子残缺的地方,当然只能使用语言来弥补了,宁静读书阁。我今天之所以能说会道,还能上法庭代理律师打官司,一半本事来源于做过房产中介。所以不是所有人能真正懂得房产中介这个行业,也不是所有人能做好房产中介这个行业,铭华读书阁,更不是所有人能在房产中介这个行业里发展壮大的,爱看读书阁。    我非常感谢王金荣师傅引领我走上了房产中介这个行业之路,让我学到了许多法律知识和房地产知识,金霏读书阁,最重要的一点是学会了怎样与各种人打交道的本领。虽然我本身因为生产粘蝇纸失败导致了企业破产,最后半途退出了房产中介这个行业。作为上虞房产中介第一代开拓者,没有成功地大笔挣到钱,树海读书阁.3,众人婉惜,本人也十分遗撼,精彩读书阁!但我还是要对王金荣师傅真诚地说一声:“王师傅,谢谢!”    在上虞房产中介混了几年,虽然没有创造出什么成绩,金门读书阁,辜负了王金荣师傅的期望,但我在上虞房产中介行业名气不小,也有不少创举。我在上虞考出了第一本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书。我在上虞从工商银行第一笔办理了二手房按揭贷款,开了二手房按揭贷款先例。我在上虞第一个开出了网络房产中介所,第一个进行无店面作业,华闻读书阁。我在上虞第一个开出了专业营业房、写字楼、厂房的房产中介所,第一次创下收取看房费50元的记录。我在上虞第一个进入社区服务,在曹娥街道连琐开出七个居委的社区服务站,为此还上了上虞电视台镜头。我还培养了上虞第一个房产中介行业巾帼不让须眉的娇娇者屠秀红。这些足已使我的人生感到自豪和慰藉,也为上虞的房地产二手房市场发展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留住情缘  在清洁的风景里  我好像  就是那  披着绿色衣裳  默默凝望的树林  小草在旁边舞蹈  野花轻轻的微笑  鸟儿们啊  飞向了蓝天  难道  这不是梦境    看田野里  放牛的小伙伴  吹起了竹笛  婉转动听  一位扎着红头绳的姑娘  在等待中徘徊  我想  她是不是  在寻找着什么  哦也许是爱情    亲爱的人啊  难道  你真的忘了  二十多年以前  我们相逢的那个夜晚  月光淡淡  树林里你我都在心中  留着幸福的情缘  记得也好  忘记也罢  我想  今夜就在今夜吧  让我们跳一只  情深意切的舞曲  好吗  我的恋人    (代启权文)2012年5月创作  诗人代启权最新诗作品!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仰佛山之十九,华闻读书阁仰佛山中禽蹀躞,孔子读书阁,请君入域莫遑遑,爱看读书阁。飞龙自在林间乐,广济读书阁,野鸭常来水里香,树海读书阁。潇洒獐罴坡起舞,宁静读书阁,狂奔彘虎岭吟商,树海读书阁。蹉跎斧锯当年火,景色依然会化妆。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田野归来  沐浴着落日的霞光  炊烟召唤着暮归的牛羊  男人骑上多年的老单车  奔波劳累在田埂上  身后坐着他流年的姑娘  他们迂回在  乡间铺满野草的小路上  轻吻秋季田园一路的芬芳  女人扑扑身上的泥土  仿佛还留有秋实的体香  她挥一挥衣裳  作别即将隐去的斜阳  口中喃喃  这感觉真爽朗  依偎在你不算宽厚的肩膀  好像回到十年前相会时  我和你互诉柔肠  男人听了回首凝望  昔日的姑娘已半老徐娘  两叶弯眉却依然如柳枝初放  风姿不减当年旧模样  男人发誓说  我待你一如既往  谈恋爱一辈子  一辈子不忘  直到地老天也荒  女人听后咯咯地笑  那笑声在金秋的田野  久久久久地回荡  9.15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清晨的晨光,树海读书阁&nbsp,爱看读书阁;  清晨旖旎的晨光,树海读书阁,  拂去了昨夜的惆怅  多少的前尘过往  多少的心路百转  多少的蒹霞苍苍  都赋予了昨夜的星光  赋予了辽阔的山河风光  赋予了浮云随风飞扬    常常的对着蓝天凝想  一树梅花需要怎样的傲骨  才能抵挡住命运的风雪严寒  一树菊花需要怎样的坚强  才能承受得住命运的冰刀霜剑  一棵向日葵需要怎样的不屈  才能执著的向阳,树海读书阁.3,生长,树海读书阁,向上  命运啊,树海读书阁,是谁扬起那苦乐的帆    清晨沐浴着晨光  谛听着绿茵絮絮叨叨的渴望  青翠欲滴的心事有多少的放不下  纵然是血性巾帼的梅  也会心折于寒气袭人的芳菲  纵然是女中豪杰的菊  也会浅吟于风中独瘦的伤悲  纵然向日葵,爱看读书阁,离开阳光头也会低垂    世上赏花,树海读书阁,观花的人很多  而惜花,精彩读书阁,爱花,树海读书阁,懂花的人又有几个  世上因缘而相聚的人很多  而天子莫能驾驭的缘谁会执著  宿命的轮回,精彩读书阁0,季节的变换  谁能领略倔强红梅雪中的剑气  谁能明了独傲霜中菊花的情义  谁能破解向日葵粒粒向阳的真谛    清晨妩媚着晨光  燕子的呢喃  远不及我一曲【多保重】的吟唱  关于在最美的年华里  我听见那些花儿开了的声音,修身读书阁,于是我笑了  我听见那些花儿谢了的声音,孔子读书阁,于是我哭了  我听见幸福的花儿轻轻细细的笑了,孔子读书阁,  我听见痛苦的花儿低低窃窃的哭了  而这一切一切的痛苦和欢乐只有我懂,金霏读书阁!        &nbsp,宁静读书阁;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三下乡的第四天&nbsp,树海读书阁;   今日是三下乡的第四天,前日我们毛笔课的所有物资终于全部回到,让我们传承社会实践队的队员们提着的心很是放松了一把。     在我们学习其他任何课本的知识之前,我们首先学的就是写字,树海读书阁。一开始觉得那根直直的“木棍”难以使用,写出来的笔划也都是歪歪扭扭的,精彩读书阁,到后来日渐熟练,孔子读书阁,写出来的笔划变得直直的,会写的字也越来越多,爱看读书阁。写字几乎贯穿了我们整个小学和初高中时期,到了现在我们的日常工作和学习都难以离开写字。 &nbsp,精彩读书阁0; &nbsp,铭华读书阁; 但现在,金门读书阁,我们会发现一个&ldquo,华闻读书阁;两极化”现象,越来越多的学生写字越来越潦草,而且错别字一大堆,而有的学生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得以接触毛笔字就写的越来越好看、工整。书法除了能练字之外,还可以修身养性。因此,为了给学生们一个写好字和培养耐心的机会,我们特意开设了毛笔课,由我们班书法协会的学生们给孩子们上课,主要教一些基本的笔划和“一日千里”这四个字,并且将会挑出部分优秀的作品在三下乡的第十天展出,让同学们相互交流、欣赏,而且这也算是我们队伍三下乡10天的一个成果的展示。 &nbsp,修身读书阁; &nbsp,华闻读书阁; 但在实际中,树海读书阁,书法课的开展受到了重重挑战。因为招生的人数远超我们的设想,因此我们原本采购的物资完全不够用。我们仅能征用各位队员们的毛笔、毛毡和墨水。甚至还借用了朋友的朋友的书法用具。其实,我真的十分感谢那些朋友的朋友们的帮助,树海读书阁,如果不是他们,我们的书法课可能就不能顺利开展了,爱看读书阁,当然我也很感激我们的队员们的大力支持,金门读书阁,他们才是这一门课的最有力的支持者,树海读书阁。     在上课过程中,也出现了许多意外的状况。我们支教组组长们特意给书法老师们借了一间课室来上课,这间课室的“原主人们&rdquo,金霏读书阁;还要继续使用这间课室的,孔子读书阁,因此保持该课室的桌面干净和教室卫生是一件最基本的礼貌和道德问题。但就遇到一些特别皮的学生,孔子读书阁,哪怕老师提醒了多遍,精彩读书阁,他们仍然用墨水画脏了桌面,树海读书阁,还弄脏了地板,并且事后没有及时的清洁干净,宁静读书阁,并且没有好好爱护毛笔,毛笔是仅此一份的,是公物,其他年级的学生也要使用的,并且一大部分是新的物资以及是同学们仍要回收使用的,单是一节课,金霏读书阁,就有好几支毛笔被弄得严重脱毛,树海读书阁.3,让我有点心疼,树海读书阁。     对于这件事情,树海读书阁,我们先是警告,多次警告无效后给予了严重批评,树海读书阁,然后告知班主任,让班主任明日带班把书法室打扫干净,特别是那些木的桌子,广济读书阁。适当的惩罚可以让这些学生们意识到爱护公物以及爱护他人物品的重要性,这样下次别人才可能继续给予你们帮助。   撰稿人/黄雅情 来源/岭师数计学院传承实践队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只因那一瞬间  就那一瞬间,男人爱上女人。那叫做一见钟情。从此结下了一生的劣缘。从婚外恋到人夫人妻人父人母。从花前月下到柴米油盐。梦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反差,爱看读书阁。  半辈子过去了,洗尽了铅华,止了喧哗。沉淀下来的似乎只有怨恨,铭华读书阁。她恨他,金门读书阁,恨得有条有理,恨得理直气壮。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他!为了嫖赌卖了女儿。当然,树海读书阁,他也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坐了三年的牢。  那三年,广济读书阁,她一次也没有去探监。她恨不得他无期徒刑。  他出狱后,本来被他折腾得一贫如洗的家,更是雪上加霜。赌癮奸婬暂且搁在一边,刚好家有一台亲戚送的旧电脑,他又堕入网瘾。他的人生离不开一个瘾字。  每天傍晚她下班回来,树海读书阁,一进家门,扑面而来的是乌烟瘴气,对了,他还有烟瘾酒瘾。接下来,树海读书阁,看到的是他那张恶狠狠的脸。一年四季,他给她的都是这种脸色。一年365天,天天这种景观。她已经习以为常。如果哪天他对她和颜悦色,她倒会惊讶。  她擦了擦茶几餐桌上到处都是的烟灰。倒掉了饭碗里的烟蒂,修身读书阁。提着扔在沙发上的他的三角裤臭袜子,扔进洗衣池里。  她对什么都敢怒不敢言,精彩读书阁,为的就是表面上的安宁,为的就是苟且偷生。  买菜做饭洗漱完毕,她就拿起手机溜到附近公园,在一棵大榕树下,独自一个人随着音乐跳起广场舞,华闻读书阁。  跳呀跳,跳出一夜好睡眠来;跳呀跳,各种杂念全飞到九宵云外去了;跳呀跳,暂时忘却一切。  春去秋来,树海读书阁,她对他的恨依然如故。  这年冬天,他住院动手术。雪花飘飘,天地一片苍凉:天花板,四围的墙,医生护士的白大褂,还有她的脸她的眼,孔子读书阁。  住院费昂贵哦,爱看读书阁,他的命真好,第一次是兄嫂为他缴费;第二次是姐夫来为他买单。第三次&mdash,金霏读书阁;—她拿着帐单轻蔑地看着他:这回是你老妈的养老金缴的费。  他靠在床沿默不作声,过一会儿,只见他悄然下床,挪动着艰难的脚步来到医生值班室那里,对主治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没问题没关系……没事没事的……我会注意我会小心……  那一身住院服穿在他日渐消瘦的身上,显得那么宽松那么寒酸。  那一瞬间,她的心颤抖了。  她扶着他走出医院,坐上的士。车窗外,烟雨濛濛。当初她遇到他,也是烟雨濛濛。他们都还年轻。她有个因生意失败而精神失常的丈夫,他有个乳房已经切除的妻子。只要抛开良心,一切皆可冠冕堂皇,华闻读书阁。离婚再婚,顺理成章的事情,宁静读书阁。  然而,树海读书阁,再婚的日子并不好过。渐渐地,他们双方都觉得对方不如原配好,树海读书阁.3。前夫勤快和气。前妻温柔善良,金门读书阁。两位后来者在对方眼中,都日渐的逊色无趣。  哑巴吃黄连,苦就苦吧,绝不要吭声。60后,那年代过来人,一般都很含蓄,怕人笑话。对人说,金霏读书阁,第二任配偶如何如何不好,总是会遭人家顶撞的,换了谁都会说你活该遭报应。  穿过濛濛烟雨,他们到家了。他不在家的日子里,家里倒是保持着整洁。这家贫寒却不潦倒。充份彰显这里女主人的风范。  她扶她上床,为他掖好被子,树海读书阁,热了一杯牛奶放在他床头,轻声细语道:喝了好睡觉。然后进自己的房间去。他对她的温馨,精彩读书阁,也颇感不适。彼此总有点尴尬,树海读书阁。  一个月后,她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他,树海读书阁。他们来到榕树下,就是她平时跳舞的地方。她告诉他;上周天,孔子读书阁,我见到女儿了。  他低头无语。  她说,孩子过得很好,养父母对她胜似亲生。  他依然无语,精彩读书阁0,把脸埋在两巴掌里。  她说,没有关系,孔子读书阁,只要孩子幸福,我们也不用内疚;孩子是小鸟,迟早都要飞出这个小窝。  雨过天晴,暖春正慢慢走近,树海读书阁。大地一派生机。他对她说,这么多年来,苦了你,现在我是废人,其实我早就是个废人,你应该走出家门,寻求一方幸福。  她说,不想一错再错了;当初留在你家里,是因为怕你;现在留下来,只因那一瞬间。  他问:哪一瞬间?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暑期三下乡:最后一节英语课,广济读书阁7月25日上午,一二年级的同学们上了一节英语课,华闻读书阁。由于是最后一节线上课了,爱看读书阁,所以老师并不打算再教授新的知识,金门读书阁,而是带着同学们整体复习了一遍前面的学习内容,树海读书阁,温故而知新,树海读书阁,看看还有哪里是不懂的,老师都耐心地讲解,金霏读书阁。在复习完所学知识后,树海读书阁.3,老师给同学们看了个比较有教育意义的动画片——《狮子王》,树海读书阁。之所以说《狮子王》这部动画片有教育意义,孔子读书阁,是因为其中体现的“生命教育”是孩子成长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一堂课,爱看读书阁。生命教育并不是让孩子不畏惧死亡,孔子读书阁,而是让孩子更好地生活,金门读书阁。成长意味着理解生命轮回,并发现生命是永不停息的爱与希望,孔子读书阁。影片中,木法沙跟儿子说:“你看,只要是阳光到达的地方都是属于我们的国度,树海读书阁。身为国王,金霏读书阁,统治王国要像太阳一样有起有落,铭华读书阁。辛巴,宁静读书阁,在未来某一天,精彩读书阁,我会跟太阳一起落下,树海读书阁,那时候的你则会跟太阳一起上升,华闻读书阁,成为新的国王,树海读书阁。” 辛巴的故事也告诉成长中的所有孩子:不管面对多大的挫折,精彩读书阁0,不管生在何处,树海读书阁,都要用王的姿态去勇敢接受挑战和困难,修身读书阁。希望这最后一节英语课依旧能带给同学们收获,树海读书阁,同时这部影片也能够引起同学们的思考,树海读书阁。如何面对生命,精彩读书阁,如何面对挫折,都是十分值得我们深入探究的命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红茏的约定,金门读书阁红茏美丽的红茏,红茏秋意的红茏,金霏读书阁。红茏助我张开 诗意的翅膀飞翔,精彩读书阁0,我们有一个风信的约定,孔子读书阁。 红茏踏着秋意的跫音走来,红茏蒙上秋的色彩,修身读书阁,秋一片 蓊郁,树海读书阁,山峦、绿树、小草,树海读书阁,蓊郁着绿蕊,绿得如春天采撷 绿意酿造的佳酿,树海读书阁。 漫步红茏,醉心在秋意绿色的山峦,红茏如一个沉静的母亲 张开双臂,拥抱亲爱的母亲,树海读书阁。 红茏那么的静谧,金门读书阁,小桥那么的美,孔子读书阁,古朴的槐树蓊郁着明媚、丰盈, 挺立无穷的伟岸,树海读书阁。 红茏的秋,红茏的韵悄悄从夏出发,舞着秋的节律,舞着秋的歌谣 翩翩而来。红叶给秋的红茏蘸上点点红色,一点、二点,树海读书阁,三四点,树海读书阁.3, 红茏脸上飞上红晕,铭华读书阁,秋涂上色彩,红茏的秋红了,华闻读书阁,红茏韵上秋意, 漫步红茏,沉浸于秋天的明媚----- 红茏静如处子,动如微笑、活泼的女子,树海读书阁,张开明媚的笑意,迎接 身边的朋友。 她静静矗立,华闻读书阁,如一株静穆的杉树,如巍巍的山峦,广济读书阁,如一条静卧的烘桥 她动如秋意的一个因子,微笑起来,精彩读书阁。山蕴育秋,爱看读书阁,秋蕴含着笑,金霏读书阁,红茏微 笑起来。 红茏的秋,树海读书阁,诗意的秋。诗情给红茏插上飞翔的翅膀,宁静读书阁,她荡漾明媚、欢悦 她沦漪着高涨、诗情,她欢乐着欢乐,树海读书阁。 红茏的秋在清晰又明媚的秋的跫音中盘桓、铿锵,诗意中蒙上秋的红晕 凝听诗意的红茏,孔子读书阁,红茏诗歌的情人,我载着她奔驰----- 我和红茏有个约定,精彩读书阁,红茏的秋是我献上的鲜花、深情的拥抱,爱看读书阁!风信将捎去 我的问候、爱恋--- 这个秋天,是红茏的秋,诗意的秋,是秋色盎然的秋。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做一个种养诗歌的农夫,树海读书阁  一把辛勤的小铲锹,树海读书阁,在雄伟的大别山脚下开垦出碧宇澄澈的田园,树海读书阁,一排排井然有序的田垄,爱看读书阁,种下了从月亮和智慧之神那里求来的小火花,精彩读书阁。那把辛勤的小铲锹,树海读书阁,用纯净的执着精心地哺育着、耕耘着、护养着,孔子读书阁,这片绿色的诗歌田园,精彩读书阁0。    看着青苗火焰般的小脑袋破土而出,修身读书阁,那么欢快地汲取着日月精华、天地灵气,金门读书阁;看着那片手牵着手,华闻读书阁,丰满的、油油的、舞动的绿浪,金门读书阁,我没有丝毫的悔意,金霏读书阁,我选择了这片赤忱的土地,树海读书阁,日出而作,树海读书阁,日落而归,做一个种养诗歌的农夫。    2012年2月23日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古老的村庄,树海读书阁&nbsp,树海读书阁;篱笆墙企图挡住野兽的偷猎却掩不住鸡鸭鹅不息地吵闹黄瓜豆角架栖息在窗外伸手就可以触及到碧绿的叶子&mdash,孔子读书阁;&mdash,树海读书阁;淡淡的清香随风弥漫 &nbsp,爱看读书阁;&nbsp,孔子读书阁;茅屋草舍的屋檐下挂满锄头镰刀金黄的苞米棒子辣椒串子映红了 晚霞中的婆娘辘轳的井把喘息在夜色中四周飘散着马粪的味道&nbsp,树海读书阁;赤脚在泥土中嫁接牛犊一样的健壮&nbsp,宁静读书阁;土炕上情欲旺盛的男人在女人的河里活蹦乱跳地畅游欲望如烈酒点燃漫漫长夜连星星都羞涩地躲进云里&nbsp,金霏读书阁;北中国的村庄都离不开酒和女人的诱惑在冰雪和极寒里放纵疯狂的灵性一次又一次地播种和耕耘收割着一茬接着一茬的庄稼还有满院自由摸爬滚打的娃娃&nbsp,孔子读书阁;烟袋和烈酒呛跑了嘎嘎冷的&ldquo,金门读书阁;大烟泡 &rdquo,爱看读书阁;穿着靰鞡头追赶着狼群的印迹猎狗的咆哮透过冒烟雪的迷蒙黑熊舔着掌心做着冬眠的梦  踩在父辈的伤口上聆听血性的呐喊目光是那样的粗犷慈爱一阵风从村庄之上吹过四周都是丰满的庄稼像无数个武士保护着村庄恒远的安宁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Oanghai454

㰯桥慤㸼扯摹㻤뢀ꫤ몺蓩붐脼⽢爾㱰㻣肀胯번胯벉㱢爠⼾胣肀㱢爠⼾胣肀駥놋郥꒪蟨趒鳣肂軩鞨ꏥ뺀賯벌蛤몆胥놋郧骄들뢜苨ꖿ賦鞧룧꺱賥ꆑ駨ꊋ郯벌迥뺗賩뮑蓧芉郥銌雩钅賤뢤뛥ꦴ뿨붦賥螠ꫦ讳꟧骄ꓥ鶗軧ꊎꌭⴭⴭ駤몛鳨ꖿ꣩莽꣥鲰諦銂胯벌駤몆胥놂蓧膰飣肂㱢爠⼾胣肀胦覇ꃥꊙ돧鶀蓧莂꣩鞨賤뢢蛩鞨뿯벌胦麶胦颓蓥ꆑ駨蚜ꏦ龜鿦鲽蛯벌들몆뷥螠ꫥ꒧ꏥ궐賤뢀ꃥ뺈꟯벌裨蒏蓨誱菩鶢賤몺諯벌賥肒雦障胣肂该궐蓥越뫯벌ꫧ鶀胦ꂹ꣦ꎍ賦ꎍ듧钨매뺿该邊胤뢀ꇥ낺ꗩ閿蓦궻볣肂釥辪꣨뾙该궐賧躯뻤몆胤뢋賦鶥黨떰蛤뢤鿯벌釧骄髩鶢諤뺿諤몆胥놂蓧膰鿥銌ꓦ鲫若꒴諧骄ꏦ鶡믩놼믦颯跥邈뛥꺜냦銞釧骄듣肂駤몛鳨ꖿ뷤뢍꿦袑蓯벌鿤뢍꿦袿鳧骄賨肌꿥꾹꣩芣胥꺶蓣肂㱢爠⼾胣肀駦颯軥趗蓥趗諤뢀ꫥ辫髥袆듥늭蓦鶑郯벌胦鶑郧骄뇥鶗郦ꖼ苦鶑꿥뺈蓥뺈닦誘賤뢤臩莽꿧ꂴꗧ骄볯벌볩鞴裦鲉蓥랷賧ꦿ냦鶑郦랱蓥躻若邬듨뾙賦鲬ꗨꚁ鋤몆賦늡鋨떷賤붆냥鲨迥꺶蓦ꖼ뛥辈뷩ꦮ蛤뢤觥놂룧鶀鋧ꂖ賦늡藧ꪗ郧骄駦ꆆ郣肂駦ꆆ郧ꦺ黦뒞蓯벌뷥꒟迨Ꞇ苦궥ꗦ鶑郯벌胧Ɥ鏥몟详蒟뿦늹뛨肌鿣肂㱢爠⼾胣肀釤붏蓥鲰맩鲀뿧鶀釥辣蓨뾙ꇥ벯닧骄꿤뢋냥鶡闥躻賨뾛냦鶑郧骄뇥ꒄ苦袿鳨떷鷥鲨胦ꖼ駦袑触躒蛥놋郯벌觤뢤들뺛釩肉ꧯ벌蛦袑뷥ꮌꏥ놋郥꒪꟤몆賤뢀ꫤ몺迤뢍럦鶥苩芣该궐裤뢤ꋧ躯韯벌韥궐裥꒧賦袑跥障ꋧꪗꫥ꒚蓥놋郣肂胤뮥釤뮬뇤뢊蛤뢉볯벌駥놋部꾴迯벌뛥꺞鿨鮮꟯벌韦鲉㈰돧骄럥궐賤붆ꫤ뢀蟧ꪗ賦颯ꫥ薭뫧骄韦隹舼扲 㻣肀胥꾹꣤뢀뛯벌꿦鶥ꫦ鞥꟧骄迤뢤ꏯ벌닦鲉ꓤ뢪ꧥ궐賥낏菨뾘꣦肀賯벌꟧骄뷥鶐꣥辰꿥覍蓦ꆌ諥蚙鳤뢚蛣肂臦袑곦鶥賩芣迥ꪳ蟥낱跥ꖽ迦肝蛯벌듨ꚁ諦钾꣥놋賧骄鳨ꖿ뷦邬黥躻苦袑들뢍꣯벌釤뢀ꫤ몺꣤뢍蛩芣裥꒧蓥鲰맧骄賤붠ꗦ肎裦钾뇨뾘軤릈뻧鶀苨肌铯벌釨뾘臧钨胤뢋맥꺶蓥몊舼扲 㻣肀胦馚諯벌釧覹냥袰臥薭賦늳냤몆胥몊뿨覲蓨ꊫ郯벌蛩芣ꯥ궐ꫨ隄賦袑裤뢍꣧莟꯯벌냧鶀華벌駥놋郤뮎賦늡觤뢀맦뢩ꛯ벌맩鞨蓥ꪳ蟥낱諥ꖹ뛩鞲껧骄胤뢪裥躚蓨ꊫ部꺩釦誱ꗯ벌飧뮙釦覾蛤뢀ꫨꊫ闯벌듩莽ꯥ몕误벌ꫥ螉賦袑鿦뾀跥낽若ꖹ裨꺩釤뢊맥꺶鋧芹胦내鷯벌雦骖賦袑뇤뮎藩螌迥螺闦ꂑ诧骄ꏤ뢪♬摱畯㯤뢀듥뺈駥誛賤뮎ꗤ뢍釧袹♲摱畯㯧骄룥궐賥躻鋤몆諧벸귦내賤붓髧鶀♬摱畯㯥膎迨螪괦牤煵漻谦汤煵漻뇦ꂑꓦ뢩♲摱畯㯧骄鿨꞉舼扲 㻣肀胦袑곦鶥돯벌뷦覓ꗤ몆賥꒩髤뢀ꧦ꾔胥꒩雥銌賥낱跤린뗨꒥郤몆賨莽臥낱臧芹꟯벌釦肻꿦莳믥뺗胥趕若辯鳩螌賨몺꣥몊諦誻跥벀냯벌裤뢍ꋤ벸뿯벌뻧鶀ꇯ벌ꯨ떶諩芣ꇦ覓胥벯뿧骄볤몆若躕胥鲨胦ꖼ蓥ꊙ雦ꖼ듧骄귧ꪄ맧벝賯벌ꏩ螌軥꒴諧骄駩ꆶ鷤뢝鳧뮜냥麂诤몆룥꒚닦麯蓤뮀裧鎜蓧ꞧ郣肂鳩螌賤뢍꿨莽该躻諥躕胯벌釧鲋귤몆軨讏黥뢦黦鶥蓩芣ꫨ薿韧骄꿤릐뛥궐賥꺃ꃨ肌郤몆釧骄鳥ꎶ舼扲 㻣肀胧鶡蛤뢤ꧧ骄触鶿郯벌釩ꦬ諥낱裥躻蛤뢀뛥낏韯벌胥辣铤린蛧钵ꗥ궐賥ꆑ駨蒸蛯벌雥ꎶ賨뾘觤뢀ꫧ莭韥뾫賥鲨駥蚷该궐軨肌觤몆胧芹귤릎铣肂㱢爠⼾胣肀賦馨賥꒖ꋧ骄ꧨ뾘釧鶀賥邬냦ꖼ诨뾜釧骄ꇩ뢣賥薈꿥辫蛥꒴路벌裥뾫賥辈ꯤ몆곤몌跥銌곤뢉跣肂ꯧ견觩膍蓦鞶駯벌该꒖蓥꒩뇤몮蛣肂釥낱럦鶥賧ꦿꏦ뒗룣肂돯벌胤뢪韦隹蓤몺賨뾘韥螺믨붬곣肂㱢爠⼾胣肀㱢爠⼾胣肀裤몌褼扲 㻣肀胦邬ꗩ芣ꧯ벌釥꾹꣧骄돥ꚇ뇧겑胯벌꣥颴ꫦ袑铥ꎁ蓥놋郯벌諨꾉釯벌ꏤ뢪뫧骄釥궐觧芹藣肂㱢爠⼾胣肀髤뢊賦袑꣨뾙럥놋郩螌듦鞩ꧩ莽뫤뢋蛯벌꿨뾘껧鶀苧貛뛥邬냦閲꣥ꎰ賩芣냩龳裥袩뷯벌详見鷦꾫跥邫諣肂釨뾘ꗤ뢺꿥꾹꣧骄迤뢤ꏨ낁ꗦ访鳨ꖿ賥辯鏥벀꣯벌胤뢪鯥趁ꃥ늁蓧钷뫥낱跨꾷ꫨ뾛ꗤ몆賧膯鷧鲼賥꒴釨뾘铤몆뛯벌铤뢀鯦鶥뇦覓胤몆鷥貣郯벌胥辣裩融蓥놱鳥辣돣肂㱢爠⼾胣肀♬摱畯㯤붠들뮖꿤몺韯벟♲摱畯㯤뮖駤릈跧鶀맩馅냨꾴胣肂釥낱껯벌꿨낁諯벟雥袙藧뮪胥誨賥颴鏨躲뇧莙賥辍꿤몆胥꒧髤뢀ꫤ몺蓤뢍꿯벌釩鞻냤몆胨芡鋦낔苦袑뿧鶀藨ꆣ駥鲨ꏩ螌賥钯꿨꾺뫧鶀賤뢍臥蚷韧鮴鏥鎆ꛯ벌뇨뾔ꯥ辈믤몆ꯧꪝ賦讥蛨ꊫ郥鶐꣩芣賣肂㱢爠⼾胣肀胥邎賦袑곦颎뷤몆賤뮖꿥鲨들뮖맩鞨蓤뢀ꫤ몺賤뮖ꧩ莽꣦ꖼ跧骄胥꺶믦ꆆ若릲믯벌跧龥ꃤ뢺ꗥ螺蛧龛뻯벌ꯩ芣뫧뮙귤몆賤뮖菩螌该놈賥낱ꗦ覾釤몆苦袑돤릟뷯벌鿧꺗꿥銌냩芻藨ꞁ蛤뢪ꋣ肂軤뮖蓨꾝귦袑ꗩ膓賤뮖곤뢎釥꾹꣧骄ꓥ辣郩莽꿦鞥꟧骄賦袑맩鞨蓥낏돥ꚇ蓤뢈ꯦ颯胥낏꟯벌駤몺臧钻蛣肂賤뮖곦颯駤몺髧钻蛧骄舼扲 㻣肀胨뾙ꫤ몺꿨뾛ꗧ骄뛥肙賦袑ꏥ鲨诤뢀곤릦賦颯ꧤ뢊꣦隇雥뢂뫤린蓯벌諤릦믥꺶ꗦ꾫藥ꒇ诣肂釦궤믦鲬꿤뢍賦鲛ꯦ覓냧骄賤붕뗦颯胤뢪뻧ꖞ觧芹껩ꊘ蓩馌鿧钷뫣肂ꃦ궤賦袑뇤몆觥꒴賥낱듯벌ꗯ벌軥꒩ꃥ邧賦袑냤몆賥뺗ꇨ꞉蛣肂雥낱裧袽ꯥ鲰듯벌뷯벌ꃧ鶡꟣肂胩鞨黥躻蛣肂㱢爠⼾胣肀꿤뢍髥蒿ꗥ꒫賩鞨裥鎍蛯벌釦覓胩鞨胧鲋賨뾘꿤뮖賨蒸諥뢦胧겑賨꾴鷥뺈꯯벌蓥벟賤붠駧钵蛥閥뷦늡觯벌ꗦ蒏鷣肂냯벌諦袑ꏧ鲋뗨Ꞇ믣肂釥낱듯벌ꗯ벌맥꒩꟣肂雥낱裤뢀뗩ꎎ볥鲰黥躻蛣肂㱢爠⼾胣肀ꗤ뢋ꗧ骄ꃥ꒩賤뮖ꃤ릎迥꒩뷦鶥ꧦ袑믤뮖ꏥ놋賧鲋뗨Ꞇ賦袑듦肻꿦躨뇯벌듯벌諯벌ꫥ꒩믣肂雦鲉鯧钟铯벌듯벌ꃤ뢍꣩颲胦袑賦袑跨莽돤붠苦袑駤뢀跥鲰꣧꒺ꫥ꒩蟥躻苤뮖뇥辈냤몆舼扲 㻣肀胥辈胥꒩賦袑蓩鞨跦겡ꯦ閲跤몆賦袑駥鮞飥뺗뻦颎蛯벌迥辣껤몆胥辥賨낁諯벟ꏤ몺듯벌꿦袑賤뢊釩芣诧钵蛥躻苦袑ꇦ鲉駤뮖胩鞨賨肌ꫦ颯듯벌釧鶡蛯벌ꫥ꒩跧鲋若辯该蚅蓧膯들몮胣肂ꏤ뢪뫤뢀该낱ꯤ몆賨꾴賦袑ꗩ膓賤붠ꇧ鶡若릶闥銚闥銚ꃥ課냦讥꣣肂釦肕꣨ꊫꗥ鶏蛯벌뛥뾙该鲰諩鞨鏥벀蛣肂雤뢀臤몆釧骄ꋥ낱裥꒴雨蒸냨꾴諦袑蛯벌釨꺩ꃤ뢊釩芣诧鲋뗨Ꞇ賤붠믩颲胦袑닥閥賦袑뷥꺳ꃥ邗鿤뮖蓥ꎰ돥뺈꟣肂꿦袑들뢀맩莽跧钟铯벌釤뮖鏥螺蛧뮵菦躌賤뮥铥薋髣肂菥릳铥銌냤뢀ꫥ課냥꺉髤뮖賨꾴賥被뗯벌뫥꺶뷧鶡觥醢賦袑ꫥ꒩믧鲋苤뮖듨꾴賨ꆌ蛯벁釤뢍꣤붠诤몆苤뢀ꧦ覓賨붬ꯥ鮞该躻蛣肂㱢爠⼾胣肀釤릟铨몫믨뾛ꯧꪝ賤벏꣥몊諥뾍跤붏釣肂㱢爠⼾胣肀跥꒧髥蒿賤뮖裥躻닦袑맥놋蓩鞨苨뾙뛯벌賤뮖胨떷닦뒻蓩芣ꫥ낏駥궐軥놋賥螺ꗤ몆賦肒铥蚲닥鲰듯벌ꃧ閙맥課軥꒩닦뒻跨ꆌ諯벟雥袙铧鶀듯벌跧钨ꃧ꺡苨뾙胥辥鷨꾴賯벌藤몆골鲂鷯벌ꏥ낏駥궐꟥辑럩鲆賦誊雥ꖽ뿦閰뷯벌ꏥꎰ돦뒪껯벌뇤뢜铥辈ꫦ떓賨꾴韨뾘꯯벌釤뢀ꗤ릟ꇥ邬苯벌ꫦ蒟觩芣鷥辯鿥課鏧骄苨떷鷯벌雨뾘跦鲍賤뢉胤뢤귥鲰ꧩ꦳胯벌軦鶥뇨ꊫ맦隹믥몕駥躋该躻蛯벌蓦늡냥鲰鳥鮞蛥놋郯벌ꇨ꞉믤몆苦袑곧鶀賥鲨诩螌釥뺗跨ꆌ舼扲 㻣肀胦鲉蓦鞶駯벌釤뮎雩鶢黦鶥賥辑냤뮖꣥꺶賯벌꣦閞胧鶀苨ꞁ雥鶐꣥몊뿤뢊ꏥ邃胩ꖭ賥邃韥뺈鯯벌ꛦ見諩銵郤뢾胯벌돦見ꯩ肟냥邑ꏩ螌꣧鶀賥꒴ꇥ閄돤뢀럥鲰맧鶀賨뾞賤뮖듥鲨들뢊蓤뢀뛩뮑ꋥ궐蓥낏볥뢽舼扲 㻣肀胨뾘觧骄뛥肙賤뮖臦袑黦鶥賦見賦讎胤린ꗧ骄귨辜賥낱듯벌꣦袑蓩钅귧莭꟣肂釨꾴跧钨賨뾘귧鶀苤뮖裨꾴賦袑雤몆뷨辜賤붠菤뢍華벟觤뢀黯벌雦閲胦袑蓩鞨賥颴賦궣菧鶀귨辜藩ꖼ賥辳详访胯벌ꛦ見蓨ꊋ賨뾘觤뢤觤뢪賩鶞臨꺩釥邃舼扲 㻣肀胤릟觧骄뛥肙賦袑꣥놋郩螌뇥邬냦袑该꒖蓩鞨믥궐胩肚韥閦賤뢔귦隭귧뮭賤릅賤뢍鷯벌釤뮥뫦颯臥꺶飦낔蓥궩郣肂鏥벀꣯벌듦颯難肂雤뢀臤몆釯벌뇧겑蛯벌黧뮏껥薮냥낏냥醊触袑賤붠ꇩ芣諤뢍꿤붠맩鞨뛧骄賦颯釤뮬臦鶿髧骄苦袑ꯥ邍뛥ꚙ賥辪뷨꾴賥閊賧袱臨낁蓣肂㱢爠⼾胣肀雥鮞ꗯ벌跧钨듯벌ꃥ낱ꗩ膓雥鮞ꗤ몆賥足뿥鲨髤뢊ꯤ릝맩銟賤릟뷤뮎ꏥ놋郩螌飥螺ꃦ覬蓦권냯벌雥鲨꣥붱鿦鲺뻯벌賤뢔裥꒧냯벌ꏦ권飦貺꣥邬蓯벌럧ꂁ裦袑蓥辣돣肂㱢爠⼾胣肀駤뢀ꧯ벌雥辈蟦鶥蛯벌诩螌뿧鶀详鲺苦袑돩鞷賨꾴諥꒩ꃦ肎裦늡뻦권賤뮖뇨꾴賥뾃藤뢍뷥醢苦袑駨꾴賥邬곦권菦莅뇥ꖽ蛣肂雤뢀诤릐蛯벌듦颯諯벌곤몆賥뾃藥辯뷤몆苤뮖諦見뫦覓胥놏賨꾷駦袑賤붠듦袑駧钨ꫤ뢪뻧覇铨뺃뷯벟釧閥诤몆胤뢋賥낱듯벌ꏤ뢪돧骄苩芣꿤뢀ꫦ覓胦誊胩ꚙ飦覇蓥ꖳ郯벌ꋧ鮮藧Ꞁ賥놕胧骄蟥궐껤몆迥越觨蒸苤뮖곤몆釧骄賩ꦬ諦誊맥膚蛥놏鷣肂㱢爠⼾胣肀跤벚뿯벌雥鮞믤몆賩芣诩螌跥辈ꇥ螺蛦권냣肂釤뢀釯벌돨뾙鿦颯胤뢪ꫤ몺舼扲 㻣肀耼扲 㻣肀胯번觯벉㱢爠⼾胣肀꣥趁귩螌돤뢜돯벌鿥놱鳩莓軧骄诧躉뫥薄맥궦뇧钻舼扲 㻣肀胥뢈ꫥ궐뫩ꮘ賤붆뫥뺈ꛯ벌돦鞶냨랯껥뾫賥辈뷦궪雥궐賧閥鳦肝臣肂诩螌觤몌臦鶥韦馾믧骄ꏥ궐賦꾏ꫨ뾘ꇦ鲉胨ꊋꋦ늉賥꒧髦鞶駤뮖ꇤ뢍胦袑賦肕諧钻蓧莂蛯벌胤뢪뫦ꢪ軧鶀铩鞨뿨뾘뷧骄뛤벙골뾛곥螺苦邬뛯벌雥辈믥ꖽ꟥邼胥ꎰ賥ꖽ迩芣鳨ꖿ觥뺗跨ꆌ舼扲 㻣肀胥뢈臦蚨髯벌뛥ꚹꛦ鲴黣肂ꗤ뾩ꫥ袆ꗥ릲믯벌裦閴ꧦ誓胦躒铥袷꣧뎊賦覘믯벌뛥ꚹ駧躩胥궐賨ꎁ駣肂駥鎥ꧤ뢪껧鶀臦閙釣肂裤뮊듥鮛臥鮛賥薶맥銌釧鮸뿣肂釥鲨雤뮬ꋥ覍賦颯ꛨ낦鯥궐舼扲 㻣肀胥놋藦鲉胥릲믥꺤賥릳뛤뢊ꏥ궐蓧钻뛦鶿뿦邬鯥躻賧莧胥낏苧ꪝꓧ芉飧莤苦袑뇦莳럩芣듥鲨裥낔꣯벌釦늡觧钟뷨뾙ꓯ벌꣦낔뛧骄ꯧ莧ꏧ薤뷦늡꣣肂ꃦ궤釥뢈꣦閙賤뮖駧겑듥ꖽ闣肂胥꒩ꧯ벌釥躻ꏩ螌賤뮖럥뺗髤몆賩鞨韧뒧귣肂釤뢍軦莅뗯벌飤뮥뫤뮖귤몆ꓦ낔賩膂꟥베럦鶥賥鲨该꒖駤뮖꣤몆뗨꾝賦覍ꗤ뮖飦늡럦鶥舼扲 㻣肀胤뮖諦袑뻨뾛误벌꣥놋雧骄듦뎥뷥궐ꇤ릱냧钨럦내韤몆胦誊룣肂뛥邎軦誽觩螌뿤몆ꃥ薃뛩銱賨莳ꋧꪝ该꒹蛤뢀ꫤ몌꟧ꊗ뇨떰蛣肂胤벚뿯벌뫥鮞ꗤ몆賦讎蛥螠ꫥ貅郯벌꿤몆胧ꊗ黨낷ꋧ뎊ꗣ肂郥鲨뇧钻蓥꒧裥궐路벌胨뺹꟥辣냥邃藥궐賤뢀맧ꮯ럧ꊗ뇥邱냥隝苦袑賤뮖듨떷ꧤ뮖꣦蒏ꓦ낔賤뮖駧钨诤뢀蟤뢊ꋣ肂釩ꆺ胦説들뢀꟯벌鿦鶥賩鞨諩鶢蓤뢤蟥낏韯벌雥붻鳩莽胧鶀賤뮖꿧鲟鿧늾軣肂㱢爠⼾胣肀菥꺌賤뮖듯벌ꃤ뢍돧鲋釥銋鿧芉郧骄韯벟냩螌诩骏该躻鏤몆胦誊뛧钻蓤뢋髦隙賥ꆞ꣧芉賧薤韧骄諩鶢賥辯藧蒶매몆ꃦ겡鿦늡胯벌蓤몆胥놋郧骄鿦낔苦鲀軯벌跨肐ꛤ몆若낱胥辣뇤뢜铧겑듯벌菥ꖶ뛧骄賤뮊ꧤ뢍ꗦ肎裧骄賦궻믤뢍胤몆苦誊觧鮖胦覣賨꾴菧袱胤뢍胯벌胥꺃뇧鶀賤뢍胥꺃뇤뢍胥邧賦袑飤뢍賥꺃菨뾙다몆苨붬ꯥ螺믥릲믤몆若辯믥릲蛤뢀髥蒿賤뮖飤뢍믥뾃賨꾴賦袑뇤뢍ꇤ몆賦袑飧芹跧鶀ꫧ芉郤몆賥辈鯥躻蛣肂跤벚뿯벌釧鶀뫦鶥蛣肂釨꾴裥芅賨뾙黥銋럯벟雧겑듧鶀蛯벌뛥벀该ꆌ黥鲰닦뒻賥鎼럤몆迦鮲뿣肂㱢爠⼾胣肀裦鲉듧鮸賦늡详肻뇧钨胥辪该辉蛨薰賥辦胥辪详誓ꃨ蒸賧钨详躌触鶥맥躻蓣肂釦肻꣤뢀臥蚷볧鲋雯벌诤뮖鿧뮃냥릲믯벌鿩馶觥鲰迤뮖蛥버蓧钻苤뢀ꗯ벌臥袰胧钻賦颯ꫥ鮛뫧骄韦隹賧钻ꋦ랡藯벌꿤뢀귨閉軤몺苨読触閣ꓤ뢉蟥꒧뛥궐賥ꊨ뿥ꊨ뿧骄苧뺎뫤몌臨꺸賦낑뷦覓껯벌釥邎뷩ꮻ賩ꊝ跧閙럯벌꿤뢪郥ꞿ賧ꖞ藦膬ꇯ벌髥鲨触鞁若鲨뛥辦胤뺧觤뢀ꫧ覡맯벌ꋨ観돧骄賥벀韦궣ꇣ肂뇯벌觤뢀꟦鲵賦辒꣤몆돥궐蓨蒑軣肂믦늡觥邍韯벌觩ꊘ뻯벌駥袰髧뺎뫧鲋뇥躻賥뾘듨몫꿨誱鯨誱苦鲉胧龥賥벀꣧뺎뫥꺶苦袑跧ꚁ釧蒶뇧겑舼扲 㻣肀胨뾙胥꒩賦鶥蛤뢀跥辖믧骄믥꺶賦颯裨뾙賧骄룥꺢賥辈ꛦ鶥蛤뢀鯧钻賤릦闣肂ꏤ릦闩莽꿧钨ꋨ覲雩뮄닧骄ꏧ몸胥蚙賦颯ꇥ릅賥릅ꋤ뢍꟯벌胥覯鳥ꊨ苩螑蓦ꂷ郣肂뛤뢭胥릅ꋧ몸駧骄꿨讏볧骄諦내菦권듣肋♬摱畯㯦颎裥螠뛦鲉ⴭ⴦牤煵漻賥辦藩뮄룦誄闧骄꿣肊菧뮏误벌韤붓蛥ꢟ胯벌뫨鶇듥낏럣肂雦鲉鯥趁髥늁賥꺹賥릳룯벌駤뢤蟥낏ꇥ궐賨꾴꿥ꢁ럤몺賥놱裥꒧闤뢚賤뢻믥랥铨誱鿣肂㱢爠⼾胣肀釨떏雧骄鳨ꖿ賤뮖뇨꺩釧뮙雦辐郦蒏臣肂迨ꞁ꿦辐跥뺗蓯벌釥Ꚃ諥辪觨떏蛧骄뷣肂跦겡賤뮖뇧骄꿥ꖗ鯦鶡迧骄뇦내곯벌駥鮞뿦鶥蓥辈髦颯뇩뢟賩芣믩鶢臥ꪚ賧겔闦麁ꗯ벌黩뢟蓧뺽鯩莽맦ꂹ냦꾫釦꾕냣肂釧鮯諤몆胥릅賦颯ꫦ꺋럯벌뫤몆觥鮛ꫥ꒧꟧骄단鎬賩芣닦袿賧骄닥궐賤뢀韩ꊗ냨躹ꛥ벂룯벌迦늾蛦馨닣肂胥베럥辶賦鲉鯦麯賧ꪝ飤몆賧鲋냤몆賥銌뛤뢊蓥螠ꫨ馫볣肂髦鲉胥꒧뗨趷뇦醇꣦麝듯벌胦麚뇧鎣賦躉详鶥賦늡뷦내賥趴ꯦ貂ꇥ袺蓨貎껤붏苤뢀ꫧ膵꣧骄迩뢟賥낱諦貁꣨뾙럧骄胦ꂪ럤뢊賤뢀跤뢀諥足黧骄럥궐賥鎪闦颯胥鲺軦鶥舼扲 㻣肀胦袑껤뮖賤붠駧钻냥鲨뷥趖韯벟雥낱듩芣꿥꺚蓯벌鷨꾭듦鲉꟦떷釧钰蓦랡髣肂釥辈껤뮖賤붠냥鲨ꃨ뾙ꫨ莽믥꺶諥辣韯벟雥낱胧겑賨꾴ꏤ붕ꋥ閊苤뢀꿥誟韦蒏ꇧ骄ꇦꂷ苤뮖鏥벀蛦見뫯벌諨꾉釯벌雧骄믧躰꣨떰꣥鮽㈲ꫧ鲁苣肂釧鲋蛯벌ꏧ钵鷩螌髥誡蓥辷臯벌裩融蛯벌裦떷韧骄苤뮖들뮖蓧钻뷦颯雧뮙꟨肁뿯벌若鲺뜱〰ュ薃迥릳뫣肂釦莊闣肂㱢爠⼾胣肀釤뮬裥뺗觧芹뇣肂雦蒟꣥鲰鿦袑듯벌雦鞩단뾇蛩芣ꫩ颶뗤몆賧钻ꗧ겔믥랲觤몌臥릴蓥誟闯벌苤뮊ꛥ낽飦鶥若薶黯벌釤뮬뷨꾥ꗩ膓駤뢪뛦꺵賥낱꿥鲨ꃨ覺꿨뾘跨莽믥꺶賥辈臥鲨鿦뒻蓧몿諨讦ꛦ貣軧骄駤릈胤뢪뛦鲟賥붷꣥銌ꛩ鞷賦誘꣧鶀迤뢀ꫩꮘ藧骄뗩궂賦莳觥꒚釨覺꿧骄鿥醽뷦鲀裤뢍뷦覿跦鲀軤뢀맧ꢻ觨肌귦誘蛣肂㱢爠⼾胣肀駧鲟꿦袑곧骄뫧钟볥醲駧骄뛥肙賨莽鿥銬胧覙髦貁详鶥蓯벌藦颯觧鶀ꋩ鎁곦蒏韧骄뫯벌ꏦ颯鿦뒻귧鲟ꏧ骄鯥ꎫ若꾹軨뾙駤몺賦鞠뫧뮓鳥Ꚃ闯벌釤뮬跤뮥部뒥뫨讱蓣肂㱢爠⼾胣肀㱢爠⼾胣肀裥鮛褼扲 㻣肀胨뾙ꃥ꒩賦袑胧鮴꣨꾻軦뢅꟣肂ꗩ膓맦颯軥趗釩莊蓧ꮠ飤몺舼扲 㻣肀胥邬듯벌매붏꣨뚵臦뎉맣肂苤뮊ꏩ螌賨뾘觥ꖹ蓦閅藯벌胩鞴觥놋賤뢀ꏧ龳釯벌꣩膭ꇦ颯맧骄跣肂㱢爠⼾胣肀鿥邬듯벌軥趗軩螌蓦내닥꒧跥Ꚃ跤몆若躆다뢊뻦鲉菥趁賥邍觯벌軤뢭蓥꒧韥낏럦내釥꾆菣肂뗧ꪁ觧骄듥隷賥螺ꗯ벌뇦떁郤몆胦鶡돯벌駦늳胨랯胥貗賥袰꟦颎雥躻苨뾙돩螌賥辈ꇦ늳냧钟胨躲뇥銌ꛨ讇若趗诧骄ꏤ뢪軦颓觥낱뛥뢸꣨뾙ꇦ늳諦뎛胥薰鿯벌♬摱畯㯦늉觤뢍ꗥ붒꼦牤煵漻苤붆냥Ꚃ諯벌뻤뢍냨뾙돣肂㱢爠⼾胣肀飥邬듯벌꣨뚵臦뎉鳥貗蓨誙觨ꆗ觨誙触뎉苨뾙鿨ꆗ觤몛ꫥ躆닯벌鋧龳迥랷賤뢤臥몗뫦麗误벌럤뢭蓩鶒돦鶿諥鮛ꏩ螌ꯧ鶀믦내若袰냥趎ꛥ몗믯벌釤릘듩肛蛨뾑臧骄駨鎉韣肂韨뾘꿩芣裥辤듯벌裧训賥뺈뷦랱苨ꆗꓦ鞁뷦颯냧鎦냥ꊙ賥꒧ꋦꂏ郧骄뫧궑賩馈꟨肌觥베鯣肂㱢爠⼾胣肀釨뢽뷥鲰뿨ꆗ냧鶀賥邑뇥ꒄ믯벌뿤붛菥릴ꗯ벌胥袇뷦늡觥辘賩芣귩颁賥躆닩莽鷥鮺蛣肂迥閆迨뒩蓥辣賥邐뫯벌裥薥蛨肳蓤벼軤릟飦颯菥릴ꗩ芣꣦鲴蓩붐臤릋냯벌돤뢎ꓦ鞶跤벚觤뮀裤뢍賣肂꿨蒚误벌돦鶿諧骄ꯦ내듦늡觤몆賤뢀들릟跨ꞁ蛣肂껨꾴賨뾙돦鶿鿥랲跦颯鏥袝蓧龳뿣肂㱢爠⼾胣肀釥랦뻥辳볯벌꣦覾ꏧ鲼駨鎉解肂꣥랷蓦랱蓯벌釨꾷駨몫맥趖迥邃蓥ꚇ뫯벌맨貫뛤뢍ꗯ벌ꯧ겑觥꒴賤뮣껥辦胤붍蟥ꖳ苩芣돤몺뇤뢀蟦袑ꛥ覍蓥랷臣肂釤뢀误벌꣦袑蓥랦路벌跨뚳觤몔ꗧ骄럦鞁觤뢀迥鶗뿧骄뫥鲰뿯벌触늡臯벌매뢊듧ꮋ胧龳賤뢊触鲱ꋧ骄♬摱畯㯨誙触뎉♲摱畯㯤뢉ꫥ궗賥被蓤뮀裤릟ꇦ鲉蛯벌ꫦ颯ꏧ龳臧骄냤뢊觤몛룧骄蟦릿舼扲 㻣肀胥薶黯벌매몎軥趗軦鶥듯벌臨袍飧Ʞ跤뢊ꏨꆨ뫧覩賥鮠雥辪꿥꺢藯벌雦颯韤몬뫯벌軦뢅꟦覍韥뺗諦颯鿦궣蓥鲟鿥鲟뿣肂駥螠ꧯ벌ꇤ몋釥낱믦뢅꟧骄路벌胩Ꚗꗤ뢀雯벌軣肊苦ꊦꓣ肋臣肊觨誱듣肋賤뢀듥袰諨辩꣨鮮误벌駥뾃냦辣ꧥꖹ鏥릴蓩馅蟥銌菥ꊃ賨뾜铤몆菥릴蓦鞶뫤뢎맧骄뗩궂ꛦ醸苨꾻ꋦ躩럯벌ꏤ뢪臤몆ꗥ꺢뇤뮓蟦몜냯벌♬摱畯㯨ꊜ닩螑韦몜♲摱畯㯯벌듥辈♬摱畯㯥肚꣥鮞雯벌듦誊鋦ꊅ蔦牤煵漻蓥辤뛥낑돥ꢇ黧骄ꇦꂷ賤뺿胧鮴꣦袑蓧鲼跦馃蛣肂돩芣뇦颯髥ꞑ飦鞶蓦뢅꟣肂㱢爠⼾胣肀藧薧蓨꾍裦떅뻯벌跧钟ꧯ벌裦莯꣧馽鷯벌돦랡藦궣韤벼듯벌꿨뾙들뢀迥뾃뇨떷蛦뎢鳯벌ꧤ몺迧鶀맧骄귩膇賥螭믤몆ꃨ꺸ꇦ랡蓥뾧臯벌駥뾧臥辈꿩芣裧骄蓧뺎若ꖹ蓨꾍髥蚙鿦뒻郤몋賩ꖮ鿨떷藯벌♬摱畯㯦鞥髥肦돥꒴♲摱畯㯯벌♬摱畯㯥꒜ꗦ늉觥趸蛨뾟♲摱畯㯯벌蛥趴ꏥ鮠ꓨ肌닥袇若뢸賨뾙裥莏韥꺋蓤뢀藧钟믧钻럯벌鳦뒻蓧钟믦낔꿤뮆蛦覑ꋣ肂㱢爠⼾胣肀该袰맧骄胩Ꚗ諧芹鯥钇误벌苦궤駯벚㱢爠⼾胣肀若꾞뇩鞺賦龔ꃤ뢀룦蒁菧법苦莜ꗦ颥믯벌ꃧ芹골誱꣣肂髩膍迦鶆賥辪꿦鞠藧뮪臤몺闥ꒄ鿨뾞ꧨꆰ觯벌鯦隭鋦鶥꿣肂㱢爠⼾胣肀駨꾍뫦鲬諩莽꿧馽鷯벌믦鶥ꯤ뢍맥誛苦鲀鿦薨♬摱畯㯥肚跦ꂏ蛯벌ꫦ颯ꃦ莅ꫯ벁♲摱畯㯤뢀ꗯ벌髤릈ꃨ膊蓤뢀跥뾃ꫯ벌苦麜꣦袑곤뮊ꧧ骄루꾭ꗨ꾴賩芣뇦颯ꇥ뾃藤몆賤뢀跥꾂黦鞠믧骄뗦螒藦肁苨螳軩芣ꨦ汤煵漻鳦颥ꗥ躻♲摱畯㯯벌꿦袑胨ꞁ賧ꮋ곥낱돥袰蘦汤煵漻ꃥ놱뇥肒賩鶠듦내脦牤煵漻蓨꾝賨뾙鷦颯들몺蓥醽蓧骄賥辯뷦꾔루뾘蓯벌돨뾙ꋩꊜ蓥醽蓦뢅꟨ꚁ꣧躰蓤릟ꫨ꾥꿨뾙裤뢀跦蒏ꫣ肂ꏤ뢪菤뢊뫨떵軨꾚賤뢍ꔦ汤煵漻뫤붕蓯벟♲摱畯㯥뺒褦汤煵漻黥꒩냨趉賦鲛귥붒ꗨ랯舦牤煵漻뫦鲀闧鮸鷯벌ꓥ薶꿩颴돦낸铯벌맨讟믤몎雧骄뫧鲟냦颯胧Ɥ飧ꎨ谦汤煵漻ꧦ颯뫩鶞诤몋釯벌단꾭ꫥ薈脦牤煵漻賨꾥觥꒚裥鲰닥螉苤뾗귨꺲賤몺돤몺賦莳믤몺若薶黤뢍믯벌鿨邽ꫩ궔蟣肂軯벁釤뢍ꓤ몺藤벤뫥閊舼扲 㻣肀胦뢅꟩ꖮ鋯벌鿩薒蟦蒁苦袑鿦늾鋯벌蛤뢍ꫩ蚉苨뾙该궐럩肏賥隝맩薒믦뎛诨ꆀ賤뮎꣥辣蓥낏韤뢍귦讎蘦汤煵漻臦鶑뼦牤煵漻ꗯ벌胧鎶賥辈胧鎶苩薒駤뢜뿦鲉뗩궂賨馽곩ꖮ賥趴跥궤곯벌껨뾇该邎賦늡觧鲼ꫯ벌飥辯ꗤ뢀ꫤ몺ꫥ鲨諤뢊ꇦ궻ꇦ뒻꿥銯냧겑ꋣ肂㱢爠⼾胣肀跥鎁매뢀難肊믥궗蟦ꆑ郣肋꟣肂㱢爠⼾胣肀韥覍臧Ɥ귨閉釯벟듦뮡귥몭鯩颴ꇤ뢭귯벌뛥辶菥뾃賨袒럦鲉胦莅苤벤菦麕諤뢉듩鮨賧芹듩鲖ꫯ벛맦뮴雩鲪賦蒁鿥貗뫯벌跦莯럦鶥곣肂㱢爠⼾胣肀駨꾍釥障ꋯ벌迦颯駧뮙釧骄苦莳跥袰胨肁ꧤ뮥♬摱畯㯥貗먦牤煵漻ꫥ놅蓨뾘触鶎藧薧苦袑꿥躻蛤뢀鿦놟韯벌뇦莳駤뢪諥貗뫥鲨韥鲰诣肂軦鶥賤몺ꫥ醆藯벌ꏦ隇鿥낱郤몆ꇥ붱舼扲 㻣肀胦袑駥鲨軥趗軩螌뫦鲛胩ꪨ들벼蓥놱賤뾯胧ꊧ迧骄듯벌돨놡胦鶎藧薧賦莳ꇧ鶀맦覀蓦鞶ꏥ붓뛧骄藦馯苩芣뛧骄軥趗铨꾥鳦늡觧躰꣧骄꟥骣賥꺁駧ꖥ賯벌뫧궑跥꒚賥辈髦颯觥놋賧膰ꛧ膰駧몢迧骄귩颁苦내룥붓뫧鮛賦놩ꧧ骄믦내賧몷럤뮎菥趁賦뎉賥蚒뫦鶥賥붢郤몤駧骄ꫦ떁賦늿ꫧ骄触鲨苧鮛賨誱ꋩ钦蟣肂軩螌蓥놱铨꾥鿤뮊ꧧ骄껤뢍髯벌돦뢅꟤릟껦뎨蟯벌믤뢴蟣肂㱢爠⼾胣肀釦鲛胩芣뇯벌鷧뮪럨邽苦莳軥趗蓦隇雥몕듯벌觤몆駤뢪뫧骄飥鲨賥릳뷥낱뇤몆觥낺苦떎韥龎ꃤ뢺맯벌賥辘韦뢩解肂㱢爠⼾胣肀㱢爠⼾胣肀裤몔褼扲 㻣肀胦鲬ꗦ隭ꇦ鲉돥袰賥鲨諥릴賦袑뷦鲉룤몲釧ꖖ뷧骄ꓥ꒧듯벚뿦놟軩뮄돣肂㱢爠⼾胣肀蛩閿鿤뢎釯벌黤몎觧벘ꇤ뮽賦袑ꓤ뢺꿥꺃ꫦ뢅ꏯ벌ꫦ龔賯벌뻤몆韦隹蓦낔꣯벌鿩螌鿦낔蓦袑賦뚈韤뢍韯벌胤뮥꣥꺃蓨몫맯벌釥낱ꫩ閿藣肂蓦늳駤뢍賯벌賩閿鿦꾔賥꺃뻥뺗跤뾮맥릅蛯벌胨몫ꇥ鲟菨ꆣ賦蚨髦鲴黯벌觧鶀鯨꺸釤뮬臧ꖖ韧骄맩ꊜ舼扲 㻣肀胥꺃迥꒴蓧ꢼꋥ蚜釦見賦ꆀ鳤뢍꿧骄닥辣賥뺈뻩ꦯ跣肂菨뾞臦람뷩ꮘ蛥ꞿ臯벌골떷蛨몫郥銌뿨蒚賥Ꚃꇩ뺙賨ꚁ賧ꦺ뻨떷ꗯ벌돨뾛럩螌ꋥ躻苨ꚁ跦肎触鶎ꫧ馽蓤뢀ꔦ汤煵漻蓦늳详내ꧤ뢊ꔦ牤煵漻ꋯ벟菥鲟铯벌釦떊賥躚韥莏ꗯ벌ꇦ늳賨ꎹ胩뮄駥鲟苤뢍蟥꺃駦궣釥邈蛦袑駥蚜뫧骄菦肧賥鮠ꓥ鲨蓦늳맧骄臥龎賦袑胧뮈髦袐蛨螪뇧骄菦蒿賥낏迤뢋ꗣ肂㱢爠⼾胣肀胦辐냩뮄돯벌裨螪뛥鲰뿦莳냥ꎶꏧ肑菣肂룥鲨뇥莏賧鲋냯벌蟤뢈蓦떊臯벌铨薾蛥鎮胯벌냨ꎂ菨芺賩鲇ꓥ꒩냣肂ꏦ낔뿦鲉若趃鯤뢇곯벌ꫨ뾇藧꒴賩肼뫣肂ꫨ몫駥鲨蓦늳매뢊賤붜뫤뢀ꫧ芎蓥궐駯벌该袰駤뢪뫦馯賦蒟韥袰髤뢋賨몫郧骄蟥誨賥鎪ꫤ뢍귨ꆀ跥베賥뾃賦醇꣯벌ꏥ뾃賥薨뷦颯胥꒩鿥鲰蓥ꎮ韣肂ꓦ鞶蓦袑賧鲟돦躉볦뎪賧鲟돦鲝胥ꖔ臧骄蓦늳诨랪뷩Ꚗ苦袑돥袰蛦袑곩芣ꫨꆣꯨ꒴鯯벌곥꒴ꋩ鶢賥螿듨肌藯벌믧螧雧膫賤뢎ꧥ鲰ꫧ蒶듨ꆀ详隗賥辈뛥鲨돧閔ꯨ뚳雨랪ꯦ늳铯벌飤뢾胥辌苯벌냥꒩裧ꖷ蓩膥鳧ꖖ裣肂㱢爠⼾胣肀釤뮎ꗥ障ꋧ鶀ꏩꚖ諩뮄돩뮄误벌諥꺃胩膍跥鲰곤몆裥邬苦蒟觩芣该뺋跦뢩跧膫賤뮪臤뢇맯벌藦뮡꟥꺶铨놡若꺃臦람胯벌蓦늳鿦떁賧鶀賤뢀믥趃賯벌ꇦ낔黨芠若꺃곩骏胥趎迧骄胨蒉胨떷该誨賤뢀꿥邑鳯벌냥꒧럥躻舼扲 㻣肀耼扲 㻣肀胯번귯벉㱢爠⼾胣肀들뢤ꧯ벌诤몆꣣肂꿦鞁髤뢔ꇦ릿賥궘胦내볣肂㱢爠⼾胣肀ꧦ늡듩肏賦鲉胥꒧뗤뢀꟦鲵蓤몑賩芣釥醈釧馽ꓥ붩賦鲉듥ꊨ铣肂臥꒧蓥꒪돥鲨ꏤ몑賤몑雥鲰뿦ꊭ賦鶑蓥銌꟥鲰諦鲉軦骗蓥薉뇣肂㱢爠⼾胣肀럩ꎎ蛣肂뫥躻菩ꖭ賦颎뻦蒟냦鲉軦覑ꋯ벌ꏩꎎ꟥誛賥趴믦龔賥뾽뛥낱触颥ꧧ骄鿨꞉舼扲 㻣肀胥鮞ꗥ邎賤뢀ꫤ몺ꯤ몆꯯벌飨薿꣥몊諥꺉郧鶀苩芣軥膶铥鲰胩颵鏨趡蟦鶥賥鲨飧ꦺ賯벌ꗧ鶀ꏥ辣韦覇賩芣韥袙韥鎗냦醇蟦鲉냣肂㱢爠⼾胣肀軦ꖼ꿥뺀諯벌胤뢪곦誘賥낱諤몆鯦ꖼ舼扲 㻣肀胥鮛볩螌賦鞠误벌꣥鮴뷦颯뫧骄駦ꆆ郯벌귩鞴蓧ꦺ냤뢊飧钨꣦鶆꿧鶀뷥螠ꫦ龱髣肂ꗧ鎦駥銌苧覩賨莡뇥鲰蛧鶀苤뢀뗦龱髤뢊觤몆맩銉郯벌跧龥臥꺶꣥辣该邊蛦鲉賤뢤蓨芉舼扲 㻣肀胧ꪗꏩ芣賯벌觧鶀ꃦꂹꏧ뮳賦袑들뢤ꧦ뒗蓥螠뛨ꆣ跨뾘귥鲨ꏯ벌飦鲉臥꺶觨覲蓨ꊫ闣肂軧ꪗꏯ벌臥袰볤뢋蓦麗郥銌鳥ꒄ蓥놱舼扲 㻣肀胩ꎎ軨ꖿ맥袮蟦鶥賦覯胩芣ꏧ覩賧鲋냧ꪗꏧ骄釦麝꣦醇華벌ꧤ뢊蓤몑뷥鲨釤뢜飣肂㱢爠⼾胣肀뇦颯꣨뾙럧骄藦馯诤뢭賦袑臧ꚻ胯벌諥꒩裥꒜蓧膫ꛣ肂賨ꎅ鏤몆胥越賨뾘ꏥ鲨诩螌若鮠뫦辣蛥뾃鷯벌胤뮥菩螌觤몛觧钸賩膂ꫨ몫꣧ꦺ럧骄鯦ꖼ뿤릅냧ꮙ误벌鷧뮪믦뚌舼扲 㻣肀耼扲 㻣肀胥邎뀼扲 㻣肀胦궤ꇥ辪ꯥ薥돯벌꣦떎韥龎賥醆蛦鲉裤붙賧钨ꯥ뾃鿧龥蛩붐臥꒧냧骄軥鲟뫧覩賩膂郤뢀믥袗蓥낏蟣肂駤몛蟧ꮠ賤벴迧鶀釧骄믥벀賤릟닥醊胦꺵뷤몆苦袑裥몆룯벌釨莽蛤몆뿤릅ꗦ鶥该鲨菥꒴蓤뢀ꧥ뾃뿯벌鿥辯ꗧ钨胥辪꿧颦蓧겔賦鶥냥붕ꫥ랱맦뮴蓧钟믣肂꿨뾙鯦隇韧뮈鋦颯곥钱賦颯곥ꖏ賥趕菨讍뷯벌맥Ꚃ釥놂賥궤臧骄닩뢣賨趉鯩螌鳥越诨龀蓩벓듥ꎰ賦鲉胤몛룦芲蛯벌菤뮬뷤벼껩鎮蓧邴돯벌ꏥ鎍꣦袑鿥醽蓦鞅诩螌苦袑ꓤ뢺菦颯闥벦苨뾙돨馽ꓥ邊賥醕釯벌돥낚꿥邬꟯벌駨螪꿦袑该릸苧钱ꓤ뢀ꗯ벌돨뾙鯦隇ꃤ릟꿥辫髣肊臥鲰闥벦诤몆舼⽰㸼瀠獴祬攽≴數琭慬楧渺⁣敮瑥爢㸼業朠獴祬攽≷楤瑨㨠㈴㍰砻⁨敩杨琺‱㜳灸∠楤㴢灩捶楥眢慭攽≰楣癩敷∠獲挽≨瑴瀺⼯獡湷敮穸⹣潭⽵灬潡摳⽵獥牵瀯㐱ㄴ㜯ㄳ慒㔴㤶ⴳ刵⹪灧∠睩摴栽∱㔰∠桥楧桴㴢㄰〢⁡汴㴢∠⼾㰯瀾㰯扯摹㸼⽨瑭氾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盐阜路散记----树影【导读】在我心里,淮海路的梧桐树最美丽最壮观的时候,应该是在盛夏的傍晚,因为那时会有很多鸟鸣。那些个叽叽喳喳,长呼短唤,树海读书阁,在喧嚣之外,霓虹之上,树海读书阁.3。  因了喜好这无限春光的缘故,上午寻了个时间,特别走上盐阜路。  盐阜路是扬城为数不多的老路之一,她依水而行,逶迤绵延,西通瘦西湖,东抵古运河。沿途山石林立,林木蔽荫,清流涓涓,粉墙黛瓦,也是我很喜欢的一条路。    今儿阳光不错,气候怡然,微有晓风,从淮海路拐上盐阜西路,此次的盐阜之行,便真正开始。    盐阜路植被繁茂,宁静读书阁,品种众多,其中数量最多,树海读书阁,最引人注目,也是最有特色的,便是静立在路两侧的银杏树。“十年育人,百年育树”。这从时间那端走来的珍贵树种,又被世人称为活化石,爱看读书阁。在这座城市,这化石并不少见,金霏读书阁,尤其以琼花观,老市政府,汶河小学,树海读书阁,石塔寺等几大处著称。不过那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已被圈着,隔着,保护起来。    在这个城市虽然生活很久,可是从内心来讲,依然觉得自己是这里的一个旅人,精彩读书阁。确切的说,在这里,我与人的沟通倒不如与这些花花草草来得亲密来得频繁。我无法穿越红尘,捕获人类眼睑深处那份真实,可是我可以透过雨帘,精彩读书阁0,触摸到枝叶的每一次脉动。盐阜路的银杏树虽不及文昌路来得高大悠远,威严沧桑,可他们蔚然成林,蓬勃俊逸。    最难忘的是银杏果初熟的时候,绿油油的银杏果,铃铛似的坠得满树都是。走在林间,就像走在一个染了绿色的童话里。可大自然总得遵循优胜劣汰的原则,爱看读书阁,几番风雨,几次秋凉,生性薄弱的果子,孔子读书阁,便在恋恋不舍中纷纷砸向地面。清晨,微雨,天青如黛,步履匆匆。一地果浆,一地破碎的希望,一地夭折的生命,刹那间,凄凉便如同一曲哀歌,横溢心田;最喜欢的是银杏树的叶子。成弧形流线的银杏叶,树海读书阁,就像一把把从唐诗宋词从红楼遗梦中,树海读书阁,走出来的精致的小扇子,上面还嵌着一丝丝线形的纹路。年少时,时常捡拾把玩或夹入书中,如今虽不捡拾,可依然愿意多看一眼,树海读书阁;最陶醉的是深秋时分,满目金黄,层林尽染,如入油画......而此刻,于林间漫步,看新绿如绸,盎然浮动,如看一宛碧波自枝头倾泻,一林雅士,羽扇纶巾。    从银杏树收回目光,不由又想起与盐阜路交汇的淮海路上的那群梧桐树。那也是我所喜欢的树种之一,不知道这个城市,是否有人如我一样,在静静的观摩他们,许久。    梧桐树叶如掌宽,冠状成长,枝叶繁茂,尤其盛夏时刻,两边叶片叠嶂,彼此交错,俨然给淮海路搭上一座天然的凉棚。    植物,总是与风,与雨,与大自然的生生息息,有着人类所不能抵达的灵犀,而梧桐树的这种感应似乎来得更敏感些。记得去年夏季某日,骄阳似火,汗流浃背,可是走至淮海路时,一阵风来,突然就梧叶纷飞,萧瑟四起。回家一看日历,竟然就是立秋。一叶知秋。冥冥之中,无声世界的对白,是多么神奇而又耐人寻味    在我心里,淮海路的梧桐树最美丽最壮观的时候,应该是在盛夏的傍晚,因为那时会有很多鸟鸣。那些个叽叽喳喳,长呼短唤,在喧嚣之外,霓虹之上,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像飞瀑溅入深潭,雨点攒着脚尖,孩童奔向潮汐。有多少次,情不自禁停下脚步,扬起脖子,又有多少次想把探寻的目光伸向繁茂深处,伸向那快乐的源头。可终究因为叶片叠嶂,天色昏暗,而只能让缤纷的思绪,华闻读书阁,插上想象的翅膀。时常会想,那里是否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音乐会,要不,这歌声为何如此恢宏;那里是否正在开展一场激烈的辩论赛,金门读书阁,要不,金门读书阁,这鸣叫为何如此高昂;那里是否正有一对对小情人窃窃私语,要不,华闻读书阁,这歌声为何如此含蓄,如此羞涩......    目光掠过盐阜路的拐角,浅笑,但愿今年夏天,树海读书阁,又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穿过银杏树的枝桠,修身读书阁,隐约看到临水的路侧还散落着一些柳树,槐树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树种。“街垂百步柳,霞映两重天。”这柳树婀娜多姿,风姿卓越,乃扬城一大特色,自当不在话下。不过,另我喜出望外的倒是河对岸桥头的那几株橘子树。    在一座城市喧嚣的华衣下,看见许多水果,或许多开满花的树,并不是一件稀奇事。可是,看见几株果树,而且还是挂着红彤彤香喷喷的果子的树,那真的是一件让人非常意外而又开心的事。    那是个细雨霏霏的秋日,原打算凭栏闲眺雨中即景,孔子读书阁,且料目光流转的那一刻,被桥头的几株挂满果子的橘子树吸引了视线。那是怎样的一种惊喜哦!就像无数次梦回于午夜的恋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你瞪大眼睛,屏住呼吸,你想相信那是真的,广济读书阁,可又不敢相信,你的世界骤然停止。你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生怕一个粗鲁一个不小心,就会划破这画面的美丽,就会如曾经一样迷失于梦里。直到他轻轻的拍着你的肩,对你弯起弦月一样的笑眼,树海读书阁,你才知道,那是真的。    那些橘子就在我的下方,有的大,有的小,有的红,有的青,有的半红半青,有的象个顽皮的男孩俏生生地跳出来坐在枝头,有的则像个害羞的少女借着枝叶半遮半掩,被雨一淋,全都清粼粼的闪着光泽。那么近,似乎我一伸手,一探身,就可以摘到。但是,铭华读书阁,我没摘,我自顾自的趴在桥头,咧着嘴,傻笑。忘了天空纷飞的雨丝,也忘了身边车来车往。    我是个爱做梦的女子,金霏读书阁,我爱桃园,爱梨园,爱橘子园,爱这无数的鲜活的光亮的果子汇成的海洋。我不止一次梦见自己提着裙摆,噙着微笑,穿行于花丛,奔跑于山林。我以无限的热情,最大限度的勾勒着这让我魂牵梦萦的梦境。只是至今,我也只是见过几株结满枇杷的树,和几株长着瘦弱的桃子的树。我从没见过橘子树,真的,一次也没见过,精彩读书阁。当今天,这梦的一角,在眼前掀起时,怎能不叫我激动,叫我忘记这红尘的喧嚣呢!    记得前段时间读周国平的文字时,看见过这样一段话“到世上来一趟,为不多的几颗心灵所吸引,所陶醉,来不及满足,也来不及厌倦,孔子读书阁,又匆匆离去,树海读书阁,把一点迷惘留在世上”。人从无中来,又到无中去,生命的诞生纯属偶然。此生若真能遇见一两颗彼此吸引的心灵,自当是件美事也是件幸事。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幸运。    如我,自甘静默,落寞。此生,这吸引,这迷惘,或许就留待于这树,这果,这枝叶层叠,山水之间了。    我以痴情的目光,无比感恩的心态,默默陶醉在这片天空下的枝枝叶叶,所赐予的美妙。  此生,怡然。  足矣。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Zanghai081

霜花,树海读书阁  霜花,当空调与暖冬的温度让我与她错过,我们便分别很久很久,只能在记忆深处寻觅她的踪迹与妖娆,修身读书阁。前不久到乡下串亲,让我与久违的霜花重逢,兴奋惊喜直奔窗前,金霏读书阁,零距离端详和揣摩她的迤逦与千姿百态的玲珑。    霜花,是盛开在冬季玻璃上的奇葩,她冰清玉洁,宁静读书阁,千姿百态,成为居室中最抢眼的一幅写意风景画,她是冬季一口呵气形成的白色原料,大自然以其鬼斧神工的高超技艺,孔子读书阁,巧夺天工般的手法,雕琢在窗户上的诗情画意。    霜花,是冬来春去的“过客”,她灿烂在漫长的冬季,炫耀在窗户,她有如穿梭在人生的驿站,爱看读书阁,以冬季使者的身份履行着神圣使命,尽展冬天的魅力,树海读书阁,霜花的生命虽然短暂,树海读书阁.3,但她却在短暂的时光里,树海读书阁,绽放迷人的灿烂。    霜花,孔子读书阁,是冬的杰作,是季节的炫耀,金门读书阁,是时光的拓印,精彩读书阁0,每当太阳冉冉升起,它就变成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珠,孔子读书阁,随着温度的升高而变成一缕缕轻云淡雾,精彩读书阁,升腾消失于苍穹,经过寒夜的凝结与塑造,清晨,霜花,又以崭新的姿态呈现人们眼前,树海读书阁,有的如一粒闪烁的珍珠,美丽动人,树海读书阁。有的如荷花池里绽放的玉莲,金门读书阁,淡雅脱俗;有的如一片片飘落的枫叶,铭华读书阁,枝脉分明;有的如一朵绽放的梅花,爱看读书阁,香艳欲滴,树海读书阁;有的如悬在天际的弯月,形态维妙,树海读书阁,有的象百花园里的小蜜蜂,树海读书阁,翩翩欲飞,金霏读书阁,冬天这巧夺天工的杰作与神韵,给生活凭添了无尽的雅意与情趣…&hellip,树海读书阁;    霜花,这大自然的馈赠,她从不张扬,广济读书阁,从不计较空间大小,默默的坚守着那方属于自己的领地,展示着生命丰富底蕴与冬天的厚重。面对霜花,精彩读书阁,我不得不敬佩她的信念与矜持,当春天发岀拔节的旋律,她从容淡定,虽闪着谴绻的泪光,渐瘦的脸庞仍荡漾着笑意,萧洒离去,她坚信,华闻读书阁,在岁月的轮回中,她永远是冬季无法复制的绝笔。    霜花,披一缕轻纱,华闻读书阁,在阳光照射下,飘呀飘,飘呀飘、含笑道别…… 
相关的主题文章:

Аватар пользователя Canghai800

走进政务大厅  走进政务大厅    这是我第二次走进呼和浩特市政务大厅了,这里全称应该是行政服务中心,孔子读书阁,老百姓一般简化称之为政务大厅。我呢,公事公办,自去年起,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办结了黄河特大桥的通航净空核准,终于有了一个眉目,金门读书阁,于是,准备再接再厉,拿下&ldquo,华闻读书阁;水上水下施工作业许可”,上报的行政审批机关是交通运输局,树海读书阁.3。    政务大厅的设计是非常亲民型的,精彩读书阁0。窗口工作人员坐里面,群众坐外面,树海读书阁,大理石的长桌面隔开双方,这是现代服务型窗口的标准配置。这对于解决以前群众所享受那种“门难进,脸难看,铭华读书阁,事难办&rdquo,宁静读书阁;的那种不公的待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这里,大门是敞开的,各家行政机关集中在这个六层楼高的办公楼内集中办公,树海读书阁,如同大排档的档口一般,一家单位分几个档口,金霏读书阁;窗口员的态度是相当好的,树海读书阁,因为各家单位在此有一个竞争,金门读书阁,还有,大楼内无处不在的监控探头,树海读书阁,于是,双方平等交流,树海读书阁,窗口员不厌其烦地给那些办证外行的群众进行解释和说明;事呢,估计办得快,因为各家单位给了具体的办结时间限制,金霏读书阁,同时,还有行政效能监督电话公开,可电话投诉的,树海读书阁。    递交完办证的材料,树海读书阁,窗口员给我一个回执,广济读书阁,之后我就没事了,精彩读书阁,窗口员要我回去等待审批。来一趟这里不容易,于是我逛了逛这个政务大厅,现在是公事,日后说不定有私事要走进政务大厅呢,借此时间长长知识。    各家单位编制的审批指南小册子做得非常好,孔子读书阁,内容清晰明了,包括收费标准都是明码标价的,爱看读书阁,要办证的附件材料也清楚地写进去了。于是,我就在楼层走了走,树海读书阁,也收集了各家单位的小册子供自学,这一楼层有交通局、气象局、教育局、公安局、发改委、林业局、财政局、还有食品药品监督局。一会,各单位的小册子就收集齐全了。    册子是统一格式统一由政务中心订制的。区别是各单位的审批事项不同,由于内容多寡不一,于是册子的厚薄不同。一比较,我就感觉到了交通局的行政审批之多,小册子足足印满了34页,是各单位最厚实的小册子,而气象局仅仅1页就搞定了。我又看了看档口,孔子读书阁,发现交通局占了五个档口的宽度,而气象局只用了一个档口就搞定了。    我突然有所悟:网络媒体上时不时报道说某某交通厅长、某某交通局长被抓获,看来,这是与这本小册子关系太大了啊,写满34页的小册子,上管公路下管水路,就差天上的飞机和轨道上的火车了,这么多的审批项,其数量就与交通厅局长们的收监数量成正比了,华闻读书阁。相反,精彩读书阁,网络媒体很少有气象局长被抓获的报道,爱看读书阁,看来,树海读书阁,那一页纸就写满的小册子,对气象局长是一个保护。    从政务大厅走出来,我们又汇入到呼和浩特的车流,今年呼市的二环路在修高架桥,于是堵车就成了常态了,车堵着,修身读书阁,心情肯定不会好,真希望这些立交桥早日完工,到那时,路就畅通了。    青芝山神2014/8/12
相关的主题文章: